李征葬词 by 姜牧(Groan 之 9/12)

这本不应该是我来写的,而应是那个带着微笑化为一缕青烟的小子来写,他到底做到了。
快乐吗?悲伤吗?或许是什么感情也没有罢。麻木的你或他脸上有着深切的悲哀,但什么也掩盖不住那刻在骨上流在血里的冷漠。其实也没什么所谓的,反正他也不会在乎,抑或者青烟是什么也不在乎的。他只会张着那双不大的眼睛看着你,可那目光注视的却是透过你的脸,你的眼睛的另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你不相信吗?那就幻想一下那张平静的带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的脸。
李征像是走在钢丝上的人,走得还很自在,洒脱;走得很稳,不错;掉了下去,更好,他就是这么想的,既不需要有着白色翅膀的天使拯救,也不需要有着黑色翅膀的魔鬼诱惑,他自己就有着一副透明而又沉重的翅膀,于是他又飞起来了,在另一个地方。那种怀疑的眼神算什么!?难道你看不到从污瘴的天空中飘落的思想的羽毛吗?算了,天空与海连在一起是纯洁干净的蓝色,而天空与人——像你们这一群人——连在一起,便是令人恶心的灰色。
李征是幸福的,趁着没被染成可憎的灰色,趁着翅膀还没有被腐蚀,趁着自己还有一双清澈的眼睛飞离了污染源。你们能理解他的幸福吗?不能,那些自以为是的悲伤只是来源于一种兔死狐悲的感情,就像杀了人的罪犯偶尔也会对尸体流露一下伤感。人的本性是自私的,似乎也可以谅解。那些污浊的眼泪还是不要流的好,现在提倡环保。
李征是可怜的,竟抱有那么不切实际的想法,愿望。就像在这垃圾堆中很难找到珍珠一样,在这里他也很难找到绝对的爱。用不起涟漪的面庞遮住心中的一切感情,用无语的温暖小心翼翼地碰触别人,自已给自己背上了沉重的十字架,直到累的倒下。
有谁了解李征呢?没有。那我呢?也不了解他。我为什么还要写呢?是啊,是该停了。大家继续快快乐乐地回家吃饭学习工作睡觉,然后再用怜悯的语气说些:“哎呀,真可怜。”之类的话吧,那不正是大家惯用的伎俩吗?
好了,躺在骨灰盒里偷笑的家伙,是不是也该出来了呢?

好友 姜牧 2001年12月17日 于 济南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