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Groan 之 8/12)

“如果我会游,我愿意立刻游到你的身旁,永不分离。”

我在旷野的夜里,我在静默的茅草中。我在时刻能将人吞噬的沼泽上,我在正将人压抑成灵魂的苍穹下。星星和月亮都不见了。它们胆小,一切事物总都是胆小的,除了真正了解生存真谛的人们。飞鹤和大雁也都不见了。它们退却,面对死亡的夜。一切事物都是会退却的,除了真正了解死亡背后的人们。

为什么鱼儿在水中游?因为那里有他的一切。他无忧无虑,他总是梦想成真。真想变成一条鱼,喜欢独自在静静的夜,潜在凉凉的水里,喜欢那种被拥有的感觉,喜欢那种被重视的感觉;真想变成一条鱼,喜欢放荡在阴郁的夜,围在滑滑的水草中,喜欢那种被抚摸的感觉,喜欢那种被渴望的感觉;真想变成一条鱼,喜欢远征在未知的夜,沐浴在倾泻的流星雨中,喜欢那种被当作众矢之的的感觉,喜欢那种被关注的感觉;真相变成一条鱼,游弋在欲望的目光下,喜欢那种被寄予厚望的感觉,喜欢那种被死亡长久包围的孤独的感觉。

什么是死?鱼儿说,死不过是一种计时单位,死了的灵魂总会被汇入他所爱的人的灵魂中,等待下一场死亡的到来。因此,坦然对待那张送你去死的嘴吧,那才是真正对你好的人。父母给了你那支持你的灵魂的肉体,朋友给了你完善你的灵魂的知识,而只有刽子手才给了你能与那个你所深爱的灵魂融合在一起的唯一机会。死去的幸福的人们,请你们在旷野里放声大笑吧!不要让活着的人听见,他们会嫉妒的。

“如果我会飞,我愿意立刻飞到那天边的天堂,为你祈祷,为你护航。”

我矗立在无底的深渊边缘,我站在光滑的风磨石上,我在那只时刻能伸上来,扯碎我的身体的手的正上方,我在那个人人向往着,追求着的真正的美的正前方。月亮炙热地悬挂在前方的天幕正中,星星明亮地镶嵌在背后苍天一隅。月亮明白了,她希望能为远征的人照明,帮助他们触摸到美的存在;星星明白了,他希望在远征人的领口停留,以表明他们的勇敢。一切常人都会最终明白,明白那些被他们生前视为异类的人,只可惜明白时已经死亡。他们没有爱,他们的灵魂将会被拉进无底的深渊,无家可归。一切常人最终都会发现的,发现那些在他们生前环绕在身边的可有可无的人,多么的爱她,只可惜在发现之时正在坠入深渊,连同他们的深爱着自己的无辜灵魂,张着蓝色眼睛的妖姬,写满期待的目光,最终黯淡在漆黑的悬崖深处……

为什么雁儿在天上飞?那里有她的一切。在那里她可以全力冲刺她的目标所在。她有一环光辉的领羽,在夜幕下发着点点星光,那是她勇敢的象征,那是美的大门的通行证。真想变成一只雁,喜欢飞翔在理想的天空中,喜欢那种充实着的感觉,喜欢那种被期待的目光;真想变成一只雁,喜欢呼吸着各处的空气,喜欢那种清澈的感觉,喜欢那种新鲜的感觉;真想变成一只雁,被所有的同伴帮助着,喜欢那种被施舍的感觉,喜欢那种对人心怀感激的感觉;真想变成一只雁,在拥吻着美的大门时被击落,喜欢那种勇敢着幸福的感觉,喜欢那种流着无知觉的热血的感觉……

什么是爱?雁儿说,爱仅仅是一种虚无,它连接着灵魂,有爱的灵魂永远不会消亡。爱是一个人的游戏,它只要一颗拥有它的心作为容器,至于爱的那个人是否会在身边则全然无所谓。人的爱总是随机的,那个你爱的人爱你的几率只有六十亿分之一,不过只要你尊敬着爱的存在,你的灵魂将会永存,下辈子继续好了。

既然这辈子没有缘分在一起,下辈子我再等就是了。

永远,这是个很沉重的字眼。但是,我要的是表明它并不是完全做不到的。比如……

如果,仅仅是如果。

李征 2002年06月14日 于 济南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