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的城市

济南的冬天
作者:老舍
对于一个在北平住惯的人,像我,冬天要是不刮风,便觉得是奇迹;济南的冬天是没有风声的。对于一个刚由伦敦回来的人,像我,冬天要能看得见日光,便觉得是怪事;济南的冬天是响晴的。自然,在热带的地方,日光是永远那么毒,响亮的天气,反有点叫人害怕。
可是,在北中国的冬天,而能有温晴的天气,济南真得算个宝地。
设若单单是有阳光,那也算不了出奇。请闭上眼睛想:一个老城,有山有水,全在天底下晒着阳光,暖和安适地睡着,只等春风来把它们唤醒,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小山整把济南围了个圈儿,只有北边缺着点口儿。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别可爱,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它们安静不动地低声地说“你们放心吧,这儿准保暖和。真的,济南的人们在冬天是面上含笑的。他们一看那些小山,心中便觉得有了着落,有了依靠。他们由天上看到山上,便不知不觉地想起:”明天也许就是春天了吧?这样的温暖,今天夜里山草也许就绿起来了吧?”就是这点幻想不能一时实现,他们也并不着急,因为有这样慈善的冬天,干啥还希望别的呢!
最妙的是下点小雪呀。看吧,山上的矮松越发的青黑,树尖上顶着一臂地白花,好像日本看护妇。山尖全白了,给蓝天壤上一道银边。山坡上,有的地方雪厚点,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这样,一道儿白,一道儿暗黄,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看着看着,这件花衣好像被风儿吹动,叫你希望看见一点更美的山的肌肤。等到快回落的时候,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山腰上,那点薄雪好像忽然害了羞,微微露出点粉色。就是下小雪吧,济南是受不住大雪的,那些小山太秀气!
古老的济南,城里那么狭窄,城外又那么宽敞,山坡上卧着些小村庄,小村庄的房顶上卧着点雪,对,这是张小水墨画,也许是唐代的名手画的吧。
那水呢,不但不结冰,倒反在绿萍上冒着点热气,水藻真绿,把终年贮蓄的绿色全拿出来了。天儿越晴,水藻越绿,就凭这些绿的精神,水也不忍得冻上,况且那些长技的垂柳还要在水里照个影儿呢!看吧,由澄清的河水慢慢往上看吧,空中,半空中,天上,自上而下全是那么清亮,那么蓝汪汪的,整个的是块空灵的蓝水晶。这块水晶里,包着红屋顶,黄草山,像地毯上的小团花的小灰色树影;这就是冬天的济南。

在外面提起济南,我总是骄傲地告诉大家,济南是我的家。
山东人都知道济南的那三个地方,所谓趵突泉大明湖千佛山,省外人就不太清楚了。大多同龄外地人对于济南的认识来自于老舍的《济南的冬天》,也就是上面引述的这一篇,因为出现在每个人的课本里。
文章里描述的济南,我觉得,与我儿时认识的那个很像,但是与今天看到的这一个,有很多不一样了呢。这些年以来,济南也拆了不少老房子,路几乎是一刻不停地在一条接一条地修着,忽然之间,我这个生在济南长在济南的人都不太认识这个城市了。
不过,也有不变的那些东西。
泉还是那个泉,熙熙攘攘的人依旧认为泉是济南人的根,济南的自来水都与别的地方不一样,喝起来都是甜的。
湖还是那个湖,在大明湖上开一条船围着几个岛转上几圈,风吹着,手浸在湖水中,闭上眼睛,幸福得很,管船的小伙子年岁跟我差不多,如同兄弟一样,与他们交谈亲切自然,根本不像很多南方人。
山还是那个山,我家院子刚进去的地方有长长一条道,正面直对着就是千佛山主峰,进进出出都看得见。这山,白天是为外地人开的,清晨和夜晚,是为济南人开的。夜幕降临,管理处的人只要下班回家就可以,门也不用管,自然免费开放。生活渐渐好起来的济南人,开着自家的车,到千佛山来散步。昨晚沿着旅游路经过千佛山后门的时候,停在路两旁的车,足足有300多辆,绵延整个山。

[singlepic=15166,700,525]

家里院子里的三叶草

宁静的济南,如此轻松,如此惬意。

推荐文章

3条评论

  1. 小时候不知道那是三叶草,还经常跟小朋友们一起闹着玩吃那草,o(∩_∩)o… 酸酸的 被偶小时候叫做酸酸草 (*^__^*) 嘻嘻……

  2. 李时珍,有毒没?

  3. 当然米有啦 要不我还活生生在你面前。。。嘿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