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在这个时间回家。或者说,很久很久没在这个时候离开城市到外面看一看。
最近两天身体不舒服,肚子疼,还发着烧。天还不亮就起来了,看书没法看,因为看不见,短信也不敢发,怕吵到别人。坐在窗前看着一点点亮起来的世界,发现主色调不是绿色,而是大片大片的金黄色。
麦子,的确是麦地。
这辈子见到金黄色的麦地真的屈指可数,尤其是正在收割的季节。从我能够看清麦子的那个时间,就有人在忙着割麦子了。听说割麦子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我的堂哥们当年上学的时候,这个季节叫做“麦假”,学校放假,学生回家帮忙割麦子。今天天气不太好,一场大雨将至,所以劳作的人们更多一份紧张,都希望一年的辛苦不要在最后几天出现什么变故。
过了泰安,天色也已经大亮,雨也开始下起来了。这边的麦地大部分都已经割完了,剩下的都是麦子桔梗堆在地里等着整理,很有意思的是,各家地里桔梗的形状,甚至决定了这家劳动力的水平。有些人家整齐划一,高度统一,也有些人家,就像被某种动物践踏过一样的,东倒西歪。

真正离开才会知道,对于这片土地有多么的热爱。为了这里的人,为了这里的历史,为了这山,为了这水,为了这片麦地。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