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way to heaven.

实验室外面的走廊,残酷地就像是我的生活。
我睁大好奇的眼睛,想要穷尽那彼岸的花,长长的路却总也走不完。
走过一个转角,同样的路又在面前。
也许我们就是那天外生物实验室里的小白鼠,庸庸碌碌地生活。
理想则被认为是我们最大的弱点,只要还有这么一点点,这分形的走廊就不会结束。
但是,我们应该放弃理想吗?
说什么傻话呢,理想之所以成为理想,就是因为我们永远不会放弃。
要相信,在那走廊的尽头,永远是称为天堂的地方。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