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问 天对(Groan 6/12)

我虽未年过半百,但早已知天命。

【天问】
为什么有生,为什么有死?生前是什么,死后又是什么?如果生前是死,死后是生,那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在乎我们的生命?如果生前是虚幻,死后是万空,那既然我们什么也不留下,为什么还要如此珍惜每一天?

为什么有时间,为什么有永恒。为什么大家总在不停地说,总有一天我会做到,而一切都只是时间的问题。欺别人,自欺欺人,不是么?

同是天下之物,为什么有的有生命,有的无生命?无生命的一切在有生命的统治之下,仅仅靠所谓物质不灭在维持。儿时的我们,总是把身边的一切都想象成我们一样的生命体,然后像对待自己一般对待它们。成长了的我们,为什么就麻木,淡忘了?

天下生命,为什么要有物种之分?为什么高层生物就一定要侵食底层的?为什么生命之间还存在着不断的残杀?

为什么会有梦,为什么会有现实?是现实中的我们在追梦,还是梦境中的我们在完善现实?梦里是过去,还是未来?为什么美丽的梦境总是匆匆过客,而嗜血,屠戮与离别的梦境却让人久久伤怀?现实中的我们可以尽量地躲避那些不愿见到的人和物,为什么梦境却总是那么地直接,直揭我们的心灵深处?为什么梦里不见的人总会在现实中相伴,而梦里坐在身边的人,现实中却再也见不到?

为什么天上有星星?它们为谁而存在?什么时候存在,什么时候消亡?那里有没有时间,有没有永恒?

高洁,旷远,宁静,孤独。为什么人间最高境界,星星全部拥有?为什么人间没有的,它们也默默地拥有?

老人说,一颗星就代表一个人,是这样吗?会这样吗?如果是,那他为什么会如此安静?他不怕世界中的孤独吗?如果不是,如果不是那他为什么也在流泪,也在流血?为什么会有流星?孤独的流星,走向了哪里?未来,抑或是永恒?美丽的流星雨,每人一颗,为什么不会有流星落在我的身旁?……怕是耐不住寂寞吧,美丽在被人观察的时候才会体现出来,是吗?

大海里为什么没有骆驼,沙漠里为什么没有海鸥?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大地为什么是黄色的?为什么天上没有高山,为什么地上没有星宇?我想到达美丽的南方,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高山?我想安生去睡,为什么天上会下雨?我想把一千只鸡蛋做成一矗高塔,为什么会有风?我站在旷野里,对着凄凄的雨,迎着凉凉的风,大声叫。我有太多不满,太多不公。希望的是理解,可为什么此刻出现的是天上的雷?就在不远处,惊雷劈大树,燃起火。为什么是火,把那几百年的积淀都一一毁灭?

不敢看,我转头走。为什么不管我向哪里走,风却总是对着我吹?雨总是向着我落?我跑,为什么不管我跑的多么快,却总也跑不出这让人发狂的草原?我跳,为什么不管我跳多高,却总也跳不出波涛一般的野草?

这是做梦吗?为什么这么真实?这是现实吗?现实中还存在这样的环境吗?

什么是爱?为什么人活着需要爱的包围?一个人怎样才能体会到身边的爱?爱过谁吗?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在追求真爱的道路上不断失败却又不断前行?真爱就在远方,什么是远方?走在路上我会想,什么是远方?前方看不见的地方是远方不错,而当初我出发的地方,现在不也是远方吗?迷茫时,我静止,我为什么要来?我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我该怎么做?我只能盼望可以去天上,有资格做一颗星,与你相伴。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星一般的高洁,旷远,宁静与孤寂,才是我们为爱所追求到的最终目的,它们已经到了眼前,这里就是终点。其实来这儿的路上,处处都是终点,而有谁达到了?

什么是恨?为什么现实中的人很容易恨别人?走在通往爱情的路上,不见尽头,是什么信仰促使我们不断前进?当我们抛弃了一切,终于走到了尽头之时,会是一块墓碑,上书三个字:
我恨你!

往后就是一面高崖,下面就是白骨,跳下去不会死的很快,但只会生不如死。有谁愿意在下落中饿死,渴死?为什么爱情的尽头会是恨?难道不能是别的吗?……难道不能是别的吗?

可是,为什么有些事自己明明知道是错的却还要去做?“我愿意,我的自由。”什么是愿意?有标准吗?什么是自由?有止境吗?甚至,什么是所谓的“我”?“我”有权表达自己的意思吗?什么是权利,什么是表达?什么是自己,什么是意思?为什么我们自己都承认自己对语句的理解是正确的?为什么我们总不愿在一些小问题上花很多精力去弄明白?

甚至,为什么我们要思考?

更甚至,什么是什么,什么又是为什么?

李征 2002年01月08日 于 济南

【天对】
生是为了体验各种滋味,死是为了得到永久的休息。生前是幸福的痛苦,死后是痛苦的幸福。在乎生命的所有人只是害怕幸福来时的瞬间痛苦,所以宁可在痛苦的幸福中挣扎。而我们珍惜每一天是为了更充分地享受痛苦。

时间是为了让你为它的流逝而伤心,而世界上唯一一件永远不变的事便是没有永远。自欺欺人是痛苦中的一剂吗啡。虽然暂时的快感过后是更大的痛苦,但它仍然供不应求。

天下一切物皆为生物,只有能否理解、沟通的问题。麻木与淡忘是因为知道的不一定对知识越多的人就越自大。总把不可知的事物局限在自己有限的知识圈子中,这是人的最大弱点。

没有物种之分,只有无聊的人的文字游戏。没有动物侵食植物或互相残杀,只有正常的生物链。唯一不存在的是自以为站在链顶的人。而之所以会有人是因为上帝在惩罚这个世界。给人享受的资本则是为了让他们在失去时更加痛苦。

梦与现实是互补的。我们一边在现实中追梦,一边在梦中补全现实的遗憾。梦里的既非过去亦非未来,梦只是个梦而已,所以它不但是心灵的真实反映,而且还包容了不安与希冀——害怕杀戮与离别,渴望那个曾坐在身旁的人,一直坐在那里。

星星是为了看世间的苦难而存在的。为了苦难的人们从亚当与夏娃的无情地被逐出伊甸园开始,一直到苦难的浪花寻到了岸。星星一直看着,还将不停地看下去。它们没有时间,因为苦难从未间断。它们拥有永恒,因为苦难还在继续。星星只有怀有怜悯的感情,所以它便拥有了一切的感情。而人不可能,因为人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可怜,星星只是星星,不要把它与人扯上关系。那只会玷污了它们晶莹的泪水。流星是星星伸出的手,一直伸到苦难的尘世,捞起无数个祈愿,带来星光般的希望。它没有到你的身旁不是因为耐不住寂寞,而是你没有给它留下座位,你没有给它体现美丽的机会。

海鸥爱大海,骆驼爱沙漠,所以它们不愿分开。天空是一汪盛满泪水的湖,所以它是忧郁的蓝色;大地是一个苦涩的皱纹,所以它是深沉的土黄。星宇为了俯视人间所以挂在天上;高山为了能让人更接近天空,所以才留在了地上。

想到达南方就要翻过无数高山。如果只是一马平川,那么南方也将不再美丽。雨怕你睡着变不能醒来,所以她不断柔和地拍打着你,笨拙如壳中鸡者也会试着乘风而飞,它们不愿被禁锢在同一个地方,所以风便来了。不是雷不理解你,而是你不愿意理解雷。它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回应者你的呼唤。火烧了大树,百年的积淀毁掉之后便可以积累新的生命。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一成不变地存在。风对着你耳语,雨对着你倾诉,这是用快乐的耳朵才能听出来的。可惜你的耳中充斥了太多的悲哀。你跑的再快也跑不出这个草原,因为你始终在绕圈;你跳的再高也跳不过着野草,因为你一直在原地上下浮动。这是个梦,这也是现实。其实无所谓真实抑或虚幻,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情。

爱是一杯苦怪的咖啡,是苦的,却又加了三匙糖两匙泪一匙嫉妒的小刺。人活着便注定要付出爱,而付出爱又必然会得到爱。于是人便在爱与被爱中沉沉浮浮,得到了自己存在的证明。没有谁没爱过,不管是自己没觉到或是知道而不愿不想承认它。那么多的人在寻求真爱的路上艰难前进,是因为面纱下的真爱恨迷人。有的人找到了却又失去了,有的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找。远方便是走不到的地方,所以真爱不在远方,就在你的身旁,只是你不肯扭头看一眼身边。我们向着不可能到达的远方前进,当出发的地方也变成远方时,我们便不可能回头了。不需要问为什么要来,因为你已经来了,也不可能回去了。最终目的便是尽量与那远方接近一点,你只需要走就可以了。人生之路有尽,而这一条路却始终没有尽头。你不必去做高洁,旷远,宁静,孤寂的星,既为人则为人罢。正因为没有人到达终点,所以所有人便都在努力着。

当爱付出的太多而得不到回报时,爱便成了恨。现实中的人不是那么容易恨别人的,因为他们很少付出爱。只有付出过的人才会发现,恨很容易。对爱情的信仰使人相信寻找到它之后的幸福,所以人或自觉或不自觉或自愿或不自愿地走在了荆棘遍地的路上。这条路本是没有尽头的,如果你找到了尽头,那只能说明你走错了路。谁也不愿在落入崖底时饿死渴死,所以只求不跳下去就可以了。找回正确的路还是来得及的。歧路的尽头是恨,它的确不能是别的什么。但它之所以是歧路,恐怕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愿或害怕找回迷失的正道。不敢拨开路旁看似可怕的荆棘丛吧,这没有勇气是不行的。

好友 姜牧 2002年01月09日 于 济南

[后记] 这是我和姜牧第二次合作。没想到,这一次竟成了姜牧留在21班的最后记忆了。怀念姜牧,我很难受,愿她依旧幸福。

关于 “天问 天对(Groan 6/12)” 的 2 个意见

  1. leezheng:你好!一直关注你的博客,我给你发送了一封邮件(leezheng@leezheng.com)。
    时间会吹散阴霾,愿你早日快乐起来。

  2. 原来那些青涩的记忆保存在你这里,谢谢你留下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