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NET历史

原作: blueonline, www.manstalk.net, 右边也有链接. 前辈的故事.
2005.06.13
看到大一生活版面里大一的学弟对同济的网络历史,特别是同济网的生存状态不太了解,甚至存在错误的观念,所以打算介绍一下同济网这条线的故事情节,希望我的帖子能让这些学弟学妹放弃部分乐观和天真的想法,你们的责任远比你们想象的要重。。我记性真的不太好,文笔更不好,想到那里写到那里,记错记漏的请知情人补充。
3年多前,正是同济大学的官方网站比没有还糟糕的时候,edu的bbs,同济当时唯一的一个bbs也由于一次“不恰当的”讨论而被学校长期关闭。同济团委授意同济学生会创办一个同济学生会自己的网站,当时阿平在netbig同济版做版主,同时他的apingnet和tongjiren.com(阿平做tongjiren.com的时候edu的bbs刚刚恢复,并且在tongjiren.com上面做了宣传广告)都小有名气,学生会的干部就找到了他,而他也已经有所准备,注册了tongji.net,怎么注册到这个域名的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当初问了一下阿平,他还挺神秘的不告诉我,后来一直没再问过。当时我和阿平不熟,只是qq上偶尔联系,我们是在qq上聊起这件事,记得他告诉我他注册到了tongji.net,并且学生会找他做网站,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于是我就加入了。除了我,阿平还召集了网大同济版的副版主绪风、若寒,若寒的朋友jth,还有payaqa――netbig同济版的骨干。(我加入的动机是当时正热衷于学习、制作网页,而非出于对同济的感情,当时网大同济版的混乱已经让我对同济人在网络上的素质很失望了)。
02年3月初,应该是个周末的上午,阳光和好,我总觉得能看到自己眯着眼睛,骑着宝马在赤峰路校门口转悠,寻找阿平等一班人的样子。那天,我们这些人(有趣的是当时发现这些人里居然有人和我同姓浦)和学生会后来的主席w(当时好像是副主席)和学生会一名御用美工(大头?)以及学生会一位负责网络的同学(在同济网的id是k打头的对吧?)在南校区的某个宿舍(可能是绪风当时的宿舍)碰面,商量后面的工作,当时大家都对建立一个学生网站(社区)这个大的意向没有异议,并且学生会承诺可以提供同济网足够的资金,但一开始交流具体问题就产生了点矛盾,学生会k同学极力推崇vbb论坛,而我认为这个论坛使用得太多,而且不是开源,如果同济网用盗版,长远来看形象上很不好,于是我推荐了ubb(ubb好像也不是开源的,或者可能有免费版本,记不清了),payaqa和jth也推荐了其他的社区,似乎有类似163社区的程序。payaqa和jth没有坚持,于是好像成了我和k同学的拉锯站,w很快意识到我和k的相互坚持不会有好的结果,于是单独做了k的思想工作,好像k后来是非常愤愤不平地先离开了讨论,随后我们的讨论也没有大的进展,最后是以在玉鹅或者红辣椒二楼由w买单的一顿晚餐结束的。
回去后我继续寻找合适的论坛,我坚持的原则是不能用在网络上被使用泛滥的程序,并且不能用盗版的,这对保证同济网的形象很重要。似乎我们当初的发起人没有做过分工,大家都在做自己能做的事情。payaqa配置了mail系统,我们相互还用这个信箱发了测试信(这一段不是我做的我记不清了,不过当初的测试mail我都保留着)。当时阿平已经在万网购买了虚拟主机,payaqa推荐了一个他找到的开源bbs,似乎是叫opo2000,于是同济网论坛在三月份就开张了。当时我们眼看着这个bbs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在线人数从各位上升到十位、百位。人多起来,麻烦也很快多了起来。由于其他的管理员在论坛上管理方面的工作做得很少,而我不能忍受一个无序的环境,于是每天我都在意见反馈区和人斗嘴(当初觉得是在管理论坛,现在看就是在斗嘴),很快论坛上的管理风格和制度都成了我个人风格和观念的体现,也可能因为意见反馈区的帖子大多以我的回复做了最终的决定,其他的管理员逐渐开始把我和阿平视为带头和拍板的人。
很快我们发现当时用的这个bbs程序有很多bug,甚至jth在这个程序的官方论坛上通过bug使用管理员帐户发贴提醒程序作者。随着访问的增加,当时论坛已经慢到不行了,于是这个程序打算被放弃。同时我在网上发现了一套即将完工的商业论坛程序fastboard,作者是当时挺有名的开源论坛wdb的作者(其中一位是开发出南大小百合的南大计算机协会骨干成员),我认定这就是适合同济网的论坛程序,于是我和作者联系,要求购买程序,但作者认为程序还在测试中,要我再等等。当时的同济网论坛由于程序的问题已经打算暂停了,于是我不断催促fb的作者,最终他们答应尽快给我一套。同时我一再声明我们是非盈利性的学生网站,没有资金来源,总之最后用比原价便宜了99元的价格买了这个程序两年的使用权限。随后,最初的同济网论坛关闭,等待新程序。
大概是等了一两个礼拜,程序终于发到了我的mail里,由于是正式发售前的版本,同济网是唯一一个使用那套模板的网站。那天是星期五,拿到程序后我马上找了jth一块安装(那个时候宿舍应该是用201卡拨号上网的),大约到晚上5点或者7点基本搞定,天已经黑了,我拎着攒了一个礼拜的脏衣服,骑上我的宝马急匆匆的往家里赶,在路上的时候我想起那天是4月19号,我的生日。
待续
(下文为当天补充)
当时还有件比较重要的事情:同济qq。网大上一个叫同济浪人的已经毕业的师兄用一套类似qq的开源程序开发的,服务器放在复旦的一家公司。当时同济qq非常火,最高在线好像达到了300多人,不过据说有很多外校的人拿这个qq来泡同济的女生。另外这个软件bug也巨多,有人开发了自动注册id程序,一次注册了可能有上万个id。当时同济网的管理员得到的qq号码都是一位数的。让我非常不爽的是这位同济浪人师兄非常推崇当时网大上一个叫小白鲨的id,给他的号码也是个位数的。现在同济网上应该还有一些人了解当时的情况,青云出岭肯定是记得的。我始终觉得这个小白鲨以及小白鲨家族根本就是文革时候那些红卫兵的的翻版,搞得整个同济版乌烟瘴气,当时实我在无法接受同济大学有这种网络流氓的事实,后来有个小白家族的人说小白鲨受过刺激,脑子有点问题,一激动就会很极端,这可能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
刚开始的时候阿平作为网大同济版的版主并不对小白鲨有什么反感,我一直在提醒他,直到后来阿平也被小白鲨骂到狗血喷头。同济网论坛开设的初期我一直很警惕这些人,网大上同济已经够丢人了,不能在同济网上再发生这些事情,好在这些人在同济网论坛注册了id,但没怎么闹事就不再发贴了。小白鲨考上了研究生,好像是土木的,现在也经常在edu的bbs发贴。
后来同济qq怎么消失的我不记得了,似乎是这位师兄换了工作,服务器没有地方放就取消了。
2005.06.16
先更正一下,上文中提到的若寒,在同济网的管理员id是myvision,他在网大同济版的副版主id似乎是叫涵星,若寒是他在同济网论坛的公开马住?
下面打算说一下2002年4月份到11月份的事情,这期间有些主要事件是在穿插中发生的,因此不完全按照时间顺序,而主要根据事件相关性来叙述。
钱。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曾经自我感觉良好的把钱这个东西叫做资金,可能潜意识里是希望通过表现钱的重要性从而衬托自己的重要性。最初是学生会提出学校(团委)会负责同济网的资金。但其实当时同济网的管理员们私下都对从学校获得资金的可能性有所怀疑,因为这种操作方式显然不符合中国官方机构的游戏规则,但那个时候网站刚刚步入正规,需要我们考虑的问题很多,而学生会负责和我们联系的同学也让我们感觉比较可信,再加上当时多少有点兴奋,对潜在的危机认识不足,因此在资金这个问题上都是根据学生会的安排被动运作的。大约在4月19日前后,我得到了学生会发给我(也可能是通过阿平转教给我)的学生会提交给团委的同济网项目的工作报告,并由我以此做参考写一份网站资金申请,我记得我至少提交过两次资金申请报告,最后一次的申请我找了学生会的联系人询问了合适的资金申请范围,根据ta的意见,大约是2到3万,这笔钱的用途包括购买独立服务器,至少一年的托管费,域名和论坛程序的费用,还包括供学生会网络部使用的至少一台台式电脑,扫描仪和打印机各一台。
每次把申请交上后都是等了一段时间就没了一点音讯,于是我们催学生会,学生会就向团委请示,然后告诉我们领导正在考虑,继续等。由于那时我们都没有和学生会、团委等部门打交道的经验(除了绪风当时是学生会的,但不是高级干部),于是就真的等了。期间我也通过我自己的各种关系联系过资金,不过只是顺大便向朋友们问问,没有任何实质结果。另外,在此期间,团委至少两次召集同济网管理团队开会交流,其中至少一次是在沪西。但是我不记得是什么原因,我一次都没有参加过。每次开会也都没有实质性的成果。当时团委和同济网联系的好像是当时的书记,名字忘了,但记得payaqa有一次开会回来跟我说:书记说了,同济网很好,学校要大力支持,书记还说了,资金不是问题,我们可提供XX万(我记得好像说的是一百万,但不能确定到底是谁说的)。payaqa说起来的时候眉飞色舞的,当然不是因为他真的相信,只是这个人一项对演绎八卦新闻有着极大的热情。
日子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半年后的同济网处在一个明显上升的发展状态上,论坛在线人数和网站访问人数的最高记录不断刷新,特别是那年国庆期间。但这个时候同济网使用的仍然是当初阿平做tongjiren的时候租下的虚拟主机,已经完全不能满足当时同济网的访问量了。每天10点自修教室熄灯到11点宿舍熄灯之间的1个小时是同济网负荷最大的时候,从8、9月份开始,几乎每天这个时候论坛都会报错。而我们的虚拟空间服务商(万网)甚至直接关闭和锁定了我们的bbs目录的登陆权限,导致有段时间bbs被迫关闭,万网的说法是我们的论坛有漏洞,导致整台服务器的cpu使用率达到90%以上。而我们检查下来没有发现论坛程序本身有问题,反而jth发现万网的服务器有漏洞,tomcat的默认端口80没有屏蔽,导致我们论坛的程序可以被轻易地下载。于是我多次电话、mail向万网反映,而万网说必须发以传真的方式把问题提交给技术部门他们才负责检查,于是就在msn一个个问过来,谁能帮忙发传真。后来好像是万网解除了对bbs目录的屏蔽。但很快更严重的事情发生了,应该是在国庆假期中,好像是早上7点,我收到阿平或者其他管理员的短消息,论坛被黑,所有用户帐号被删除。于是爬起来上网和大家联系,最后用了最后一次的备份――两个月前的用户id表覆盖被删除的数据。当时我们都认为是真的被黑了,因为那个时候同济网得罪的人不少,但是因为用的是虚拟主机,无从查起,只能发了公告向大家道歉,这次事件对同济网的影响持续了不少时间。不过一段时间后再谈起这件事情,payaqa怀疑是万网的人清空了我们的用户帐号,以此迫使同济网停止使用论坛。再后来没多少时间,可能是10月底的时候,bbs被万网彻底屏蔽了,不允许我们再开设论坛。于是bbs被迫暂停,开始考虑使用独立的主机托管,这个时候问题又回到了一个“钱”字上来。
在继续“钱”问题之前,需要说明一下当时同济网在校内的生存环境。在同济网之前,同济大学没有一个可以自由便捷承载同济学生对学校提出批评的场所。日积月累,这种批评发酵成了指责、埋怨、宣泄甚至攻击。同济网论坛的突然出现以及它纯交流平台性质的定位,使它超负荷地地接受了一切。现在回头看看,那个时候所有的人,不论管理员还是普通会员,都有些不知所措,同济网论坛就象一个不可认知的无言的怪物,任人指手画脚。既便那些常混迹与其他高校论坛的人,当真正面对一个将代表我们自己的同济大学的论坛的时候,也往往持观望的态度。
扯远了,我想说的是,由于当时同济网论坛存在了大量对学校公正的批评和无理的攻击,而团委以及更高级的学校机构,比如网工委、新闻处等等主管意识形态的部门,完全不明白如何驾驭和控制这个新兴的网络言论平台,而学校从根本上是不能容忍一个不受学校控制的喉舌存在的,如果不能割掉它,至少也先要划清界限再做打算。――事实上,没有多久这一点就成为了贯穿几年来学校对同济网态度的指导思想。于是从那个时候起同济网和团委正式的合作关系和合作可能已经被取消了。不过当时学生会这边告诉我们的说法是:很抱歉,团委领导换人了,以前和团委谈的都不算,要学校提供资金的话得和团委新的领导从头谈起。我们得到这个消息是在同济网论坛被关闭之前,学生会说的是事实,之后和同济网联系的团委领导是当时从经管新调入团委的团委副书记考书健老师,但是经过半年来和学校这些部门的接触,我们没有理由再浪费时间了。而学生会同学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们时的尴尬和无奈(似乎时当时的学生会主席zy说不好意思自己把这个消息告诉阿平,于是让副主席w来告诉我们)让我更加确信,同济网要想活地明明白白,必须要完全由自己掌握,于是筹钱是当时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
好吧,今天只能写到这里了,看起来02年4月到11月间的这些事情到我月底去旅行前也未必能写完,下一次的故事会相对轻松和有趣点,不过还是别抱太大希望。
对这个新开的帖子做些解释:
浦浦是大学以来我身边的朋友同学对我的称呼。
浦小宝三个字是我比较真实的写照,本来早就想用这个id发贴,但是经常要使用管理员id的管理权限,换id太麻烦。
那个“历史”帖实在没想到一下子有了这么多的回复,而且大多跑题十万八千里,我已经写的恐怕还不到计划的1/10,所以只好开个新帖重新整理一下。
历史这词看来引起了不少人的恐慌,那么就换成我个人的回忆录吧。
希望后面的回复不要跑题,不要吵架,别给浦小宝这个id发pm,让我静静心心的写完。
2005.06.20
继续关于钱的事情。
首先说明一下,使用独立服务器运行同济网并不是在虚拟主机被迫关闭后才想到的,最初和学生会的合作意向中就包括了使用独立服务器架设同济网。
要说筹钱买服务器和支付托管费,对当时的管理员而言都没什么方向,阿平刚工作不久,之前已经为几个个人网站投入了不少钱,其他的管理员都是没有背景和社会经验的在校生。所以,钱的问题,我首先想到问阿平还能出多少,阿平说还能出2500左右。当时估算光服务器(按照台式机配置计算)+一年的托管费在9000左右。这样的话我们还要想办法筹6、7k。这个时候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借钱。对我来说,凭我的信用额度,问朋友借这点钱是没问题的,但问题在于我什么时候能还清这些钱。靠同济网赚钱我一点都没报希望,靠我毕业后工作赚钱了再还也有点太对不起朋友了,所以当初把借钱的对象和台词准备了好几天还是迟迟没有下手。
在做借钱准备的同时,我也慢慢摸到了点其他门道:募集捐款。当时在同舟共济版面有个s打头的id,自称同济毕业生,在校的时候还是在民/主楼混的,现在是投资公司老总。这位学长每每发贴都要批判吴启迪,批判同济大学。我想这种爱校心切的校友,又是公司老总,我们缺的这点钱了不起是他两个月工资,向他求助也许有希望,于是根据他在同济网注册时留下的信箱我发了信过去。结果,这个id在同济网论坛消失了。
美国同济校友会和德国同济校友会也是我求助的方向,我通过访问两个校友的网站得到了负责人的信息,并发出了基本相同内容的求助信――说明同济网的历史,和学校的关系,在校内受到支持认可的程度,造成目前困难的原因,资金缺口数量,同时承诺如果同济网得到资金捐助可以提供校友会独立网站空间和独立mail系统。发给美国同济校友会的信没有回复。发给德国同济校友会的信很快收到回复,当时主席的余安东教授发来了简短和明确的回信:理解同济网的困难,将在近日的校友会理事会讨论这个问题。但在随后的信中余教授告诉我,德国同济校友会也是非盈利的民间组织,纯粹靠会员的自发捐款维持校友会运作,因此在校友会本身没有空余资金的情况下不可能提供同济网资助,并建议同济网向学校寻求帮助。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用“同济网之所以落到今天这个狼狈的局面,其实都是拜学校所赐”来回复余教授的建议。我也必须承认,我对于当时德国同济校友会对区区2、3百欧元的资助都拒绝得这么干脆感到不解和不满,但现在真正接触了德国校友会,接触了更广阔的思想空间,我只能希望当时自己如此唐突的行为没有让人感到反感。
在开始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又得到了另一个消息,一个在当时的参与者看来激动人心的无限怀念的,给同济网带来第一个转折和深刻影响的消息――有人建了个临时论坛,主要为同济网募集捐款。这个消息应该是阿平告诉我的,开设这个论坛的是守望,还有冰拿铁(当时情感版主),我记得当时的域名是http://tongjiwang.yeah.net(刚刚访问了一下,域名指向towng.net,这应该是守望当初那个网站论坛的域名吧,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已经关了)。对于捐款,阿平当时似乎是没有意见,但是我比较犹豫。当时论坛的状况,有些人出于各种目的(我虽然用了这个词,但请不要和cctv的新闻用词联系起来)和原因质疑同济网管理员是否对同济网有管理的资格。理由是同济网既然用了同济大学的招牌,而又不是同济大学筹建的,那么只要是同济人都可以说了算,不能只是几个管理员来管理。如果是质疑同济网本身是否有存在的资格,我不会做反驳,我会继续尽力维持同济网的运作。但在同济网建成之后接受同济网的存在,却否定管理员的管理资格,这点让我很警惕,当然也是不能接受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接受捐款来重新启动同济网,对今后的发展是否会增加压力,这是我当初一直隐隐担心的,因为如果出现这种压力,压力的很大部分将落在我一个人身上。另一个原因,是我不希望由没有收入的学生为同济网捐款,因为同济并不能提供相应的物质回报,这点是后来我对一些人公开提到过的
当时我在qq上和冰拿铁做了些交流,关于捐款的事情。虽然我没有明确提出我的顾虑,冰拿铁也始终对我很客气,但我仍然察觉到她对我的犹豫和顾虑有所不满,可能她以为我的顾虑是出于对同济网网友的不信任。还记得一个细节,冰的一个消息我思量了很久如何回复,而她以为我不同意她的想法而不回复,于是话不多的她一下子发来了大段的留言希望说服我。这些事情我以前从来没有提起过,不过三年过去了仍然没有忘。
最后的结果是我同意了接受捐款,因为我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拒绝。其他的管理员也没有意见。我记得曾经发过一个公告或者一个申明mail,说明守望、冰拿铁组织的捐款是得到同济网支持的。再后来我提出了(应该是我提出的吧?)所有捐款的人不论数量多少,同济网都提供@tongji.net的邮箱一个,并且这个信箱将和同济网同存共亡。这个承诺现在依然有效,但是经过了四次的邮箱服务器搬迁(每次都提前发出过通知)和岁月变迁(三年也可以算吧),最早一批因为参与捐款而获得并还在使用同济网信箱的id可能已经不再使用这个信箱了,但只要提出,我们仍然会随时给你开设。
一切准备就绪后,可能是守望和其他管理员等人,确定了公开捐款的时间和地点,应该是10月底的某晚,在大礼堂附近的一个咖啡屋。我对于群体性的活动向来没兴趣,更不想参与同济网网友的聚会,要不然到时候被人问这问那,撑不了多久就晕了。碰巧那天我约好陪一个后来成为我女朋友的女孩去逛街,于是理所当然的把主持大局的事情交给其他管理员。payaqa当时是对我说,他害羞,我不去他也不去。我听了这话就觉得把同济网论坛所有注册id的白眼都借给我,也不够白他的。后来这次募捐是由myvision代表同济网管理员接受了所有的捐赠,并且做了记录,好像绪风也去了。我记得当天晚上11点左右我在外滩打了个电话给myvision,询问当时的情况,回复是一切顺利。第二天他到我宿舍楼下把所有的钱和捐款用户id交给了我,第二天还有一笔补充。根据我和其他管理员交流mail里的记录,这两笔钱分别是2680 +330(冰拿铁代缴)。除此之外,管理员的捐款如下:
阿平: 2500
payaqa: 400
jth: 200
blue: 200
myvision及其女友:300
绪风: 200
另外,结构力学没有参加聚会捐赠现金,但在随后帮助同济网购买服务器的时候捐赠了一条当时价值300元的128m服务器内存条,同济网第二次更换服务器的时候,因为这条内存和新内存不匹配,便撤了下来,我记得我出国前是交给绪风让他想办法还给结构力学的。
参加捐款的id中单笔最多的似乎是一个常活跃在证券投资版面的id 东邪,金额可能是100元或更多。但我始终没有忘记的是,有一笔15元的捐款是以两个人的名义共同捐的,id我已经不记得了,但始终我对此感觉非常羞愧。大家都是穷学生过来,我明白囊中羞涩却又想实现自己愿望时的尴尬、遗憾的心情。如果我对接受捐款感到后悔的话,这15元的捐款是最重的一根稻草。
捐款拿到后,其实我的压力更重,因为所有这些钱加在一起,仍然离购买服务器和支付托管费有一定距离,至少差了1、2k。如果不能搞定最后缺的这些钱,网站仍然不能重开,大家的捐款也是白忙活,钱也许可以退,这一片热情不是我和者其他管理员可以偿还的。这个时候,又出现了一个机遇,最终使得同济网的重新启动成为现实。
今天就到这里,明天要把钱的事情了断,然后开始说论坛中发生的事情以及和团委等接触的一些情况。
本来是想Labor做累了休息一下脑子才继续写的,谁知道又扯了这么多,半当中我行我酷的版主和我商量了一下辞职的事,他应该是同济网目前为止工作时间最长的版主了。
我真的很想知道,我是不是很罗嗦?payaqa的罗嗦是一直为我所不耻的,我不希望我也…..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