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想:拍饼

现代铁路的铁轨间距是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其原因是因为铁轨间距采用的是电车轮距的标准。那么电车的标准又从何而来呢?原来电车的标准又是沿袭马车的轮距标准。
那么马车为何要采用这个标准呢?原来英国马路辙迹的宽度正是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如果马车改用其他轮距,轮子很快会在英国的老路上撞坏。那么英国马路的辙迹宽度又从何而来呢?答案是古罗马人。整个欧洲,包括英国的长途老路都是罗马人为其军队铺设的,而四英尺又八点五英寸正是罗马战车的宽度。
可以再追问一句,罗马战车的宽度又是怎么来的?答案非常简单,因为它正是牵引一辆战车的两匹马屁股的宽度。
段子到这里还没有结束,美国航天飞机的火箭助推器也摆脱不了马屁股的纠缠。原来火箭助推器造好之后要经过铁路运送,而铁路上必然有一些隧道,隧道的宽度又是仅比铁轨宽度增加一些。
最后,代表着现代科技最尖端的火箭助推器宽度竟然由2000年前的两匹马屁股所决定了。

问你,二维平面上表示一个点的位置可以用几种方式?常见的是笛卡尔直角坐标系吧,建立一个直角坐标系之后,任意点的位置都可以用该点与原点的位置关系表示成序偶(x, y)。其实还有极坐标呢,估计大家都至少听说过吧,可是深入一点的东西,你未必想过哦。
早晨喝水的时候看到圆圆的水桶和方方的显示器,忽然有个想法,是不是人类的审美,就被远古古人刻在石墙上的一句话给限制住了?
其实,屏幕未必是方形的啊,如果屏幕是圆形,我想计算机操作系统界面设计都是围绕圆心一圈圈转出来的,那岂不是很酷~
可是圆形的屏幕不适合读文字啊,因为文字是从左至右或者从右至左的直线啊,怨念,可能从印刷术出现,书的出现就给限制住了,传递和显示用的东西都是方形的,从而我们的杂志,平面设计都被限制在了一个方方的方框里一框几万年,以至于我们现在灌水都叫拍砖而不是拍饼。
所谓黄金比例,1:0.618比例的矩形最协调,其实圆形最协调啦,黄金分割可能只是毕达哥拉斯和欧多克索斯在忽悠我们呢。
远古人类从左至右或者从右至左写了一句话,居然造就了人类平面设计的基础。

推荐文章

1条评论

  1. 从你上面那个故事,我觉得挺好的,你看所有事物的出现都有它的道理,为什么这么宽,为什么这么长,为什么这个尺度用了那么久?归根结底都是和人机工程学(或者生活工程学?)有关系嘛,你看世界多美好~!

    下面那个故事也很有意思。不过可以假设远古的一个机缘巧合把我们导向了圆审美,也许整个世界也就变成了另一个模样。一定也会有很多人来和你辩解为什么现在以方居多而非圆,圆的各种不方便以及不适合等等。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审美也许是有一定的巧合和偶然性,但是这其中必定存在着某种蕴含规律的必然性,古代人并不是一个地方出现的啊,每个大陆都有自己的古代人,但是彼此没有沟通的古代人同步平行发展的过程中,有了不同方向的审美,但也可以看到很多必然性。比如你说的版式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