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内基梅隆大学“最后一课”教授Randy Pausch去世

[singlepic=15450]

Randy Pausch,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教授,《人生最后一课》的作者终于因癌症逝世(不,他没有屈服,只是下课铃响了)。2008年7月25日,他在家中去世,最后身边陪伴着的是妻子和3个孩子,终年47岁。

2007年9月,罹患胰脏癌的Randy Pausch作了一次极为成功的《最后一课》演讲演讲视频(Google video)的下载量超过了1千万次,奇幻基金会的创始人朱学恒先生也将其翻译成了中文。他在演讲中告诉观众永远不要放弃梦想,面对困难他说“但请记住,阻挡你的障碍必有其原因!这道墙并不是为了阻止我们,这道墙让我们有机会展现自己有多想达到这目标。这道墙是为了阻止那些不够渴望的人,它们是为了阻挡那些不够热爱的人而存在的。”

荣幸地提供Randy Pausch最后一课简体中文字幕版下载:

整理了一下字幕,变成了演讲记录,没有功夫看视频的同学仔细看看吧。

Indira:
各位,欢迎来到这里。这是我的荣幸,向各位介绍本校第一次“旅程”系列演讲。在这系列的演讲中,我们的教师将会分享在他们职业或人生旅程中的思绪或经验。各位应该知道,今天的“旅程”演讲,是由Randy Pausch教授所主讲。下一次是9月24日周一,由Roberta Klatzky教授主讲。

要介绍我们第一位讲者Randy Pausch教授,容我请Randy的好友与同僚Steve Seabolt上台。Steve在美国艺电任职六年,担任“模拟人生”系列全球品牌发展副总裁。诸位都知道“模拟人生”系列,堪称史上最成功的计算机游戏之一,销售量突破一亿套(朱注:此处原文为十万套,口误),在那之前,Steve是艺电的教育策略副总裁,担任艺电和学术界之间的桥梁,他的目标是和学术界合作,建立合理的教育规划,为那些以设计游戏为梦想的孩子们铺路。在这段期间,Randy和Steve成为好友和同事。在加入美国艺电之前,Steve是时代杂志的全球广告总监,以及在美国西南部很受欢迎的日落杂志总裁。在他任职总裁期间,他开始举办学校的巡回,因为他和Randy一样,热衷于启发孩子分享对科学与科技的热情。让我们邀请Randy的好友,Steve Seabolt来介绍他!

Steve Seabolt
多谢各位,我实在不想无礼的纠正您,但我们的公关多半在网络上看现场转播,如果我现在不纠正说明,“模拟人生”卖了一亿套,我回家就惨了。当然我们艺电不在乎这些惊人数字啦。

我没看到有任何空位,这是件好事,,因为我刚赢了一场和Randy的打赌,我们两人有不同的故事版本,,所以我可能赢了二十元或是一辆福斯汽车,我想还是车比较好。多谢各位,很荣幸可以来此,我想就用介绍Randy的学术成就开始好了。对我来说,站在卡内基美隆大学台上真是有点奇怪,因为这是所我进不了的学校,不管我捐了多少钱都进不了这里。不,真的,我不是开玩笑,你们都会说这家伙真谦虚,不,我一点也没客气,我的SAT分数普通,在900名高中同学间排名中间。

算了,来谈Randy吧。Randy这么聪明真是让我生气啊!事实上,大概四周之前,我们听说了状况从坏转为极糟,那是个周三晚上,我说:我们有两个选择,我们可以直接用超感性方法呈现,或者是我们可以来场黑色幽默。认识Randy的人都知道,他一定选黑色幽默。第二天我打去说:老大,你不能死啊,他说:为什么啊?,我说:如果你死了…,我朋友的平均智商就会下降50啊!,他则说那就要帮你找些聪明的朋友了。在这里的各位都是聪明人,如果各位想当我朋友,我会在角落的接待室。

Randy 1982年,在Brown大学获得信息科学学士学位,1988年则是在卡内基美隆大学获得信息科学博士学位,他在维吉尼亚大学任教,并提前一年获得终身聘。1997年前来卡内基美隆大学担任教职,任教于信息科学、人机互动研究所和设计系。他撰写或共同撰写了五本书,和六十份学术论文、会议论文,这些显然我都不会看得懂。他和Don Marinelli共同创办娱乐科技中心,很快就成为训练工程师和艺术家共同合作的顶尖机构。我和艺电都认为娱乐科技中心的互动课程足以领先全球。

我和Randy在2004年春天碰面,当我回想时,很难想像这仅过了三年的时间,我们就可以建立这么深厚的友谊,娱乐科技中心已和艺电与Randy关系密切,对那些熟识Randy的人来说,Randy总是想要学习更多的事物,用他自己的双眼了解,游戏业界如何运作,游戏如何制作,所以他花了一个夏天长驻在艺电。我是他的主要联络人。在我看来,我们的组合十分奇特,Randy是个聪明,有魅力的卡内基美隆大学教授,我则是勉强才得以挤身Iowa大学。我们一起共度许多时间,如果各位熟知Randy的话,那就是很多个白火鸡肉夹白面包配上蛋黄酱。我孩子老是爱笑我口味简单,但这方面没人可以比得过Randy。我们当真是度过了许多时光…我们教会对方各自的特殊背景和文化学术研究和商业公司。我们的友情至为深刻,我们共同分享孩子、妻子和双亲的故事,我们也讨论了万物的自然之理。不论我们作什么,一切应以家人优先,宗教以及我们都同样喜欢连结人和理念的的兴趣,运用金钱以及影响力来做好事,以及在这所有过程中笑着完成一切。Randy想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所有认识和遇过他的人都很清楚这一点。不管是他直接教导过的学生,所创造像是娱乐科技中心的组织,所设计像是ALICE的工具,或是他作的最好的:文化沟通。艺电的创意主管Ben Gordon曾经这么说Randy,唯一能比Randy在学术、在公益、在创业上成就更令人佩服的事情:是他每天带给学生和同事的人文关怀和热情,对那些熟识Randy的人,他热爱生命,笑脸迎人,即使面对死神也不改其志。对Randy来说,这只不过是另一场冒险。这是我至高的荣幸,为各位介绍,Dylan、Logan与Chloe之父,Jai之夫,与我最亲爱的好友,Randy Pausch博士!

Randy Pausch
看来我得多努力让你们佩服了!(某人:你已经做到了!)

很高兴能来到这里!Indira没告诉你们的是:这个系列演讲原先叫做“人生的最后一堂课”,如果你死前还可以再教“最后一堂课”,你会想要说什么?,我想:可恶,好不容易我终于符合资格…结果他们却把名字给改了!

如果有人刚走进来,不知道为啥要办这场演讲,我老爹经常说,如果房内有什么很明显,别忘记先介绍它。如果你们看看我的CAT扫瞄结果,会看到我的肝脏内大概有十个肿瘤,我的医生告诉我大概还有三到六个月可活,那大概是一个月之前,诸位可以自己算算看。我的医生可算得上是世界最好的。

麦克风声音不清楚?搞不好我只能大声点说话,这样可以吗?

世事就是如此,我们不能改变,我们只能决定要如何回应,我们不能决定人生拿到什么牌,但我们能决定如何打好手上的牌,如果我看起来没像你们,想像的忧郁和软弱,真抱歉让大家失望了,我保证我不是在自欺欺人,我并非浑然不知现在的状况,我家人、妻子和孩子刚在,维吉尼亚Norfork落户,买了栋漂亮屋子,我们这样做是因为一家人住在那比较好。事实上我真的相当精力充沛!,我保证这是各位看过最惊人的认知失调!我现在身体状况好得不得了!事实上,我体力比在座的大部分人都要好!

(开始在台上做俯卧撑)

任何想要哭泣或是可怜我的人,先下来作几个俯卧撑再说吧!好的,我们今天不谈什么呢?我们不谈癌症,因为我已经花了,很多时间在上面,懒得多谈了。如果你有任何草药或是偏方,请不要靠近我。我们也不讨论比达成儿时梦想更重要的事。我们不谈我妻子,也不谈我的孩子们,我虽然很坚强,但却不可能笑着谈这两件事。我们先把这两件更重要的事情拿开不谈,我们也不谈灵性和宗教,但我会告诉你我所经历的死前皈依,我刚买了台麦金塔计算机。

(果然众多喜爱高科技的阿宅欢声雷动)
我本来想只有9%的观众会鼓掌…(Macintosh市场占有率是9%)

那我们今天要谈的是什么呢?我的儿时梦想,以及如何达成它们。我在这方面很幸运。以及如何启发他人的梦想,以及人生所学到的课题。毕竟我是个教授,应该会学到一些。以及如何利用你今天听到的,来达成你的梦想,或是启发他人的梦想。随着你年岁渐长,你将会发现“启发他人的梦想”更有成就感。

我的儿时梦想是什么呢?我当小孩时过得相当愉快,我可不是在开玩笑,我回去找家族相本,发现自己每张照片都在笑,而那真的让我很感谢父母,那是我们家的狗,喔,谢谢你…你看,我甚至有一张作白日梦的照片,我还经常这样做呢!经常有人得叫我醒过来。我生在1960年,那是个很适合做梦的年代,你九岁时透过电视看到人类登陆月球,一切都变得有可能了,还有我们绝不该忘记…容许梦想和它所带来的启发力量极为巨大。

那么我的儿时梦想是什么呢?你或许不同意这清单,但这可是我的梦,体验零重力,参与美国美式足球联盟,在世界百科全书里面撰文,看来书呆子从小就有迹象,变成柯克舰长。在座的各位有任何人跟我一样吗?看来本校这种人不多,我想要成为在主题乐园,里赢得超大动物玩偶的人,我想要担任迪斯尼的想像力工程师。这并没什么特别顺序,但我想确实越来越困难,或许只有第一个例外,体验零重力生活,能够拥有清楚梦想很重要。我当初并没有梦想成为航天员,因为小时候我戴眼镜,他们说戴眼镜不能当航天员,我并不想当航天员,我只是想要体验漂浮的感觉,这孩子就是我…漂浮型态0.0版,不过效果似乎不太好。

后来我发现美国航空航天局,有个训练航天员的“呕吐慧星”计划,这个系统会用抛物线弧度飞行,在抛物线的顶点,你会获得大约25秒…25秒的无重力状态,而他们有个让大学生投稿的计划,若他们赢了比赛,就可以参与飞行。我想这很酷,找了一群学生,赢了比赛,获得飞行的机会。我超兴奋的,因为我想跟他们一起去,然后我遇到了第一个阻碍,因为他们很清楚的规定:无论如何,教师都不准一起参与飞行。我知道的时候心都碎了,天哪,我那么努力…所以,我很仔细的阅读所有的规范,因为航空航天局把这当作公关和推广活动,所以,这些学生被允许,带一名当地的记者来参加。Randy Pausch,网络记者驾到!要弄到份记者证真的很容易!于是我打给航空航天局,问他们要传真数据到哪里,他们说你要传真什么数据?我不再担任教师顾问的说明和媒体访问的申请书,他说:你不会觉得这有点太明显了吗?是呀,但我们的计划是虚拟实境,我们将会把数据记录在VR头盔中,所有团队的所有学生都可以体验,甚至真正的记者都可以拍摄下来,Jim Foley果然在点头说:你这家伙!那人说…请传真到这里来…最后我们也遵守了承诺,这也是等下我们会提到的,你必须替整个环境增加价值,这样人们才会更欢迎你,如果你对于零重力的状况感到好奇,看看声音是否正常…你看我来了!你最后还是要付出代价的,孩提梦想第一条,完成!

来谈谈足球吧,我的梦想是在美国足球联盟比赛,所以我真的曾经..没啦,开玩笑的,没有,我并没有真的获选入美国足球联盟,但我没达成这梦想可能反而获得更多,甚至比那些完成的梦想还让我学到更多,当我九岁参加附近的联盟时,我是最矮的小朋友,我那时的教练…我的教练是Jim Graham,六尺四吋高,在宾州大学打过校队边卫。他不但虎背熊腰,而且是超级老派的教练,真正的复古派教练,他连前传都认为不是美式足球的正道。第一天练习的时候他来到现场,一个彪形大汉出现在面前。大家都吓死了,而且他根本没带任何足球过来。没有足球我们要怎么练习?有个孩子就说了…抱歉,教练,可是你没带足球来耶?Graham教练说:没错,球场上一次有多少人?一队有十一个人,两队有二十二个人,Graham教练又问了:一次有多少人可以碰到那颗球?只有一个人,好,那我们今天练习的是其它二十一人作的事。

这是个很好的故事,一切都要从基础做起,基础、基础、基础、基础,我们必须先把基础打好,不然进阶的部分就发挥不了效用,另一个关于Jim Graham的故事则是,某场练习他盯我盯的很凶,你这里做错,那里做错,再来一次,你欠我的,练习完做俯卧撑,当这一切结束之后,助理教练走过来,Graham教练操你操得很凶。我说:没错。他说:这是件好事,因为当你搞砸,却没人愿意责备你时,这代表他们放弃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教训,如果发现你作错某件事情,却没人愿意批评,这是个非常糟糕的状况。批评的人是在告诉你,他们还在乎你,还爱你。在Graham教练之后,Setliff教练接手。他教我很多关于对事物热爱的重要性,他经常这么做,每场比赛会有一次…他会刻意把选手安排到最不适合的位置去,像是所有的矮子跑去当接球员。好笑极了,但我们只会在一场球中的一次进攻这样做。天哪,另一个球队根本不知道如何应付,因为当你只在这一次进攻中,站到不同的位置时,正因别无选择,所以反而获得更大的自由,这样的感觉足以在那次进攻中击垮对手。这样的热情真是太棒了,直到今天,我在足球场上还是最自在的。如果我试图解决某个困难的问题,其它人会看见我拿着足球在走廊漫步。当你在极年轻时受训做某件事情,它就会成为你人生的一部份,我很高兴美式足球成为我人生的一部份,即使我无法如愿投身美国足球联盟,那也无妨,因为我获得了更珍贵的东西,因为看看现在的美国足球联盟,我不禁有点怀疑他们表现是否真的够好。

我在美国艺电学到一件事情,我最爱的一句话,“经验是在你无法获得想要之物时才会学到”。我很爱这句话,另外关于我们送孩子去学足球、学游泳等等…我习惯称这个为隐藏的真相,或是间接学习,事实上我们并不是真的想要孩子去学足球,我是说:虽然学会冲刺姿势、截球很不错,但我们其实是希望孩子去学更重要的事情。团队合作、运动家精神、不屈不挠等等,这些隐藏着的真相所学到的东西极为重要。你最好注意这一切,因为它隐藏在各个角落。

那么有关在世界百科全书里面写作呢?我们书架上有世界百科全书,喔,我要提醒一下新生,这是纸做的,我们以前有种纸做的东西叫作书。在我成为虚拟实境的权威之后,但不是那种真正重要的权威,所以世界百科全书可以找我写文章,他们打电话问我是否可以写文章,这位是Caitlin Kelleher,如果你现在去有收藏世界百科全书,的图书馆,找V字下的虚拟实境,我只能说…能被选中撰写百科全书…我现在相信维基百科,可被当作可信的资料来源,因为我知道真正百科全书编辑的品管如何,因为他们竟然让我加入。

下一个。变成科克舰长→(改成)见到科克舰长,在人生中的某些时刻,你会发现有些事情做不到,只要见到就很棒了。天哪,这对年轻人来说真是个好模范,这根本就是男人的终极梦想。我后来从中学到了领导力的关键是:他并不是星舰企业号上,最聪明的人。史巴克就比他聪明,麦考伊是医生、史考特负责轮机,他到底拥有什么能力才能掌管整艘船?显然这种能力就是领导力,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个影集。毫无疑问的,看此人演戏可以学到很多领导概念,而且你看他有多少超酷的玩具。天哪,我小时候一直觉得他有这个很好玩,然后他还可以用来跟星舰联络,我真是觉得那太棒了,现在我有了一个功能接近的移动电话,只是体积更小了。这样真的很酷,我终于达成这个梦想,James T Kirk和扮演他的演员,William Shatner写了一本书,是和Pittsburgh的作者,Chip Walter 合写的相当酷的书,他们合写一本《Star Trek之科学》。描述影片中哪些想像成真了,他们访问全国各顶尖单位,因此来到我们这里研究虚拟实境的技术。所以我们替他建造了一个虚拟实境,看起来像是这样,我们还偷偷打开红色警戒。这很好玩,因为他应该根本没料到这件事。能遇到你孩提时的偶像真棒,但如果他是来看你在实验室,做的东西有多酷时,那感觉更是棒极了,那真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刻。

赢得填充动物玩偶,这对你来说也许很普通。但你还是小孩的时候,总是会看到,那些壮汉抱一堆玩偶在乐园里走来走去。这是我美丽的妻子,我有一大堆和赢来的填充娃娃合照的照片,那是我爹抢着和我赢来的玩偶合照。我真的赢过很多这种玩偶,不过这次这只是他赢来的,这是我和我家人生命中很重要的部分。但你知道,我可以听见那些批评者说啦,在这个数字合成的时代中,也许那些布偶熊是合成的,或者我付钱给别人在熊旁边拍照,在这个愤世嫉俗的年代中,我要如何说服人们?我想到了,我可以把这些熊带给你们看!

(四个学生搬上来四个大玩偶)
把它们靠墙放好。(Randy之妻Jai走上台整理Randy麦克风,并悄悄说:亲爱的,听不太清楚你讲的话。)多谢你啦,亲爱的。

这里有些填充布偶,我们去契沙皮克湾时搬家卡车不太够大,任何在演讲结束后想要分享我人生的人,上来拿吧,不要客气,先抢先赢唷!

下一个:担任想像力工程师,(朱注:此字乃由Imagine想像力和Engineer工程师结合,是迪斯尼乐园体系专属的研究单位)这是困难的一个梦想,相信我,体验零重力要比,担任想像力工程师简单。当我八岁时,我家人带我们横越美国去看迪斯尼乐园,如果你看过《欢乐假期》,这部电影,我们的度假就像那样一样。那可真是场冒险,这可是年份久远的照片,我在那边,站在城堡前。对那些知道后来发展的人,这很有趣,这是爱丽斯漫游的旅程。(朱注:后来Randy开发的软件)我想这是我去过最酷的地方了,我不只想要体验这一切。我想要做出这样的东西,所以我耐心地等待,终于从卡内基美隆毕业,我想这里的博士学位应该没什么作不到的吧?(译注:该校计算机科学系可说是全美第一)于是我就把我的求职函寄给迪斯尼,他们却回了一封,我看过措辞最礼貌的“滚吧”回函,我是说,这实在是太…我们仔细阅读过你的申请信,目前我们没有任何特别需要你专长的职位,想想看,这是以卡通人物扫地知名的公司。那可是个不小的打击,但请记住,阻挡你的障碍必有其原因!这道墙并不是为了阻止我们,这道墙让我们有机会,展现自己有多想达到这目标,这道墙是为了阻止那些不够渴望的人,它们是为了阻挡那些,不够热爱的人而存在的。快转到1991年,我们在维吉尼亚大学作了一个每天五元美金的虚拟实境系统,是一个棒极了的东西。

我刚进入学术界的那段日子我很害怕,Jim Foley在这里,有个很好的故事。他认识我大学部的导师Andy Van Dam,我当时正出席我的第一次,学术会议,害怕得要死。人群中走出一个使用者接口的社群名人,他紧紧的抱住我,说这是Andy交代的。那时我想,也许我可以撑过去,也许我真的属于这里。另一个类似的故事是:这产品真的很受欢迎,因为那时人们需要花五十万美金才能做虚拟真实,每个人都觉得很沮丧,我们凑了五千美金的零件,作出一套可以运作的虚拟系统来,人们的反应是,太棒了,就像是HP当年在车库创办一样,棒呆啦!我那次演讲大受听众欢迎,在提问的阶段,当时虚拟界的名人Tom Furness…他走上来接过麦克风自我介绍,我听过他的名字,但我没看过他的长相,然后他开始问问题,然后我问:你说你是Tom Furness吗?他说没错,我很乐意回答你的问题,但你愿意明天和我共进午餐吗?那些片段的时光很珍贵,有很多尴尬时刻,但还包括在对方不能拒绝时提出邀请。

几年之后,,迪斯尼想像工程开始规划一个虚拟实境计划,这可是最高机密,即使在公关部门开始播广告之后,他们还是否认有虚拟实境游戏的存在,想像工程对这个计划可说是守口如瓶,那是你可以乘坐魔毯的阿拉丁神灯旅程,玩者戴着头戴式显示器,所以我有了个机会,而他们正好开始播放广告影片,而我正好被邀请,简报虚拟实境的进展给国防部长看。Fred Brooks和我被邀请去向国防部长简报,这给了我一个借口,所以我就打电话给迪斯尼的想像工程,告诉他们我要向国防部长简报,希望能够从他们那世界最好的系统中收集数据。他们相当迟疑,我说:难道游乐园里面,鼓吹的爱国主义都是骗人的吗?他们想了想之后说:好吧。

这技术新到公关部门没有影片可以给你,所以我得让你,直接和进行这计划的团队联络,赚到啦!于是我和John Snoddy通了电话,他是我遇过最棒的人之一,他也是这团队的负责人。毫无疑问的他做了很惊人的事情,所以他寄了些数据给我,谈了几分钟,我说我不久之后就要到那附近开会,你愿意跟我一起吃午餐吗?翻译之后就是:我必须骗你说我要,去附近开会,避免我看起来太饥渴,但我就算到冥王星也要和你吃饭。约翰说好啊,我花了大概八十小时,跟全世界的顶尖虚拟实境专家询问,问他们如果你有机会,参与这样惊人的计划,你会想问什么?我把它们全都整理起来并背下来。大家都知道我记忆超差的,因为我总不能像个呆子一样看着笔记本,嗨,让我问第七十二个问题。于是我就去了,那是个两小时的午餐。约翰一定以为他在跟超厉害的人吃饭,因为我只是转述Fred Brooks、Ivan Sutherland、Andy Van Dam、Henry Fuchs等人的话而已。当你只是模仿聪明人时,看起来都蛮聪明的。在午餐结束后,我开口问了“大哉问”,我说,我刚好有个带薪休假。他说,那是什么?这就是学术界和商业界的文化冲击,我提到了去那边和他一起工作的可能,他说这很好啊,只是…你的工作是把事情说出去,而我们的工作则是保密。Jon Snoddy的专长就出现了:我们会想办法解决的!我最爱他这一点了。

另一件我从Jon Snoddy身上学到的则是…光是讲我从Jon Snoddy,身上学到什么就可以讲一小时,他告诉我:只要等的够久,每个人都可以让你赞佩的。如果你生某人的气,你只不过是没给他们足够时间而已,只要给予足够时间,他们绝对会让你惊讶的。我想这是我学到,很重要的一件事,我认为他说的没错。长话短说,我们讨论出了一个合约,据说是想像力工程第一篇,也是最后一篇的论文。条件是我去,我自筹经费,我和他们合作六个月,然后出版论文。然后我们遇到了魔王,我实在不擅长说好话和夸奖人,有人要倒大楣了。要倒霉的人是维吉尼亚大学的某个院长,他的名字不重要,我们就叫他虫虫院长好了。虫虫院长准备和我开会讨论带薪休假,而我竟然可以说服想像工程让学者参与,这太疯狂了。要不是John疯了,这绝不可能发生,他们是极端保密的团队。虫虫院长说,合约上写了他们拥有你的知识产权,我们主要是针对出版的论文,不会有其它知识产权牵扯进去,我不作可以申请专利的东西。他说,但你有可能会作,他说:不准,叫他们改了这部分再来找我。我说:你说什么?我希望你能够了解这有多重要,如果我们搞不定这件事,我就一毛钱不拿,请假去参与,我如果要去谁也挡不住我。他说:我可能也不能准你这样做,你脑袋里面搞不好已经有点子,他们会把它弄出来,这样还是不行。如果两个人开始赌气,你最好早点发现,而且最好赶快脱身。所以我说:虫虫,让我们各退一步吧!我们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吗?他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好点子,我说,好,这点上面我们想法一样。这真的是你的责任吗?,还是应该由研究赞助主任来判断?是他的问题,如果他没问题你就OKAY吗?是,那我就没意见了。我马上飞奔离去,然后我就到Gene Block的办公室来了。他是这世界上最棒的人了,所以我就跟Gene Block说了,我们先从最高层谈起,免得我又要再来,我们从最上面开始讲起吧,你觉得这是好主意吗?他说:如果你问我这是不是好点子,我没有足够的情报来判断,我只知道有个明星教授,非常兴奋的在我办公室,多告诉我一些吧。这是给所有行政职的人的教训,他们讲的话其实都一样,但说的方法却截然不同,我不知道!!!我没有足够的情报来判断,我只知道有个明星教授,非常兴奋的在我办公室,所以我想更了解。他们都说不知道,但说的方法好坏却有天壤之别。我们解决了所有问题,我投入了想像工程,好事也有了好结局。有些阻碍是由血肉之躯所构成的。所以我就参与了阿拉丁计划,这真是棒极了的一个计划,棒到让人难以相信。

这是我外甥Christopher,参观者会坐在这个像是机车的装置上,你可以驾驶你的魔毯,你会带上头戴显示器,那很有趣,分成两个部分,是很聪明的设计,简单的说,接触头部的只有帽子,其它的昂贵仪器都是安装在帽子上的,所以你可以很简单的复制那帽子,基本上制作成本可说是免费。我在那时真正的工作其实是擦帽子。我真喜欢游乐园的想像工程,那地方真是太棒了,就像我梦想的一样,太棒了,我喜欢模型房,人们在里面,制作等比例缩小的真实模型,光是在里面漫步就可获得无穷启发,我一直记得去那边时,人们会问:你会不会觉得自己期待太高了?我会问说,你看过电影巧克力工厂吗?Gene Wilder对那即将,获得巧克力工厂的查理说:查理啊,有人告诉过你,那个突然实现一切梦想小孩的故事吗?查理眼睛睁得跟盘子一样大,他说:没听过,后来怎么样了?Gene Wilder说,他从此就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了,参与阿拉丁计划是,五辈子才有一次的机会,我至今还是这么认为,永远改变了我,不单纯是因为可以参与这么好的工作,但它让我真的和群众贴近,实际参与人机互动的应用。大多数的人机互动研究者,都住在白领阶级的象牙塔里,身边都是硕士、博士,在你被冰淇淋弄得满身都是之前,你不算真的亲自体验实务。

我更从John Snoddy身上学到最重要的事,如何让艺术家和工程师一起合作,那才是我获得的传承。我们出版了一份论文,还发生了很有趣的文化冲击事件,当我们写论文的时候,想像工程的人说要弄一张漂亮的大图,就像是杂志一样。接受这篇论文的,SIGGRAPH委员会难以置信,他们真的能够放图吗?实际上也没规定不行啊,所以我们就出版了那篇论文,从那之后,SIGGRAPH的传统,就变成在第一页放上彩色图片。我在这个小地方改变了世界。

在六个月工作期限最后他们来找我,你想要真的进入想像工程团队吗?你可以留下来,我拒绝了。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让我老爸吃惊,他说:你怎么会这样做?他说:你这个那个的时候,后来立下这个,那个志愿,结果你怎么会这个那个…我的抽屉里随时有一罐胃药,要小心梦想成真的时候!那里的压力很大的,想像工程团队本身并非压力沉重,但我待的那个研究室有John啊!很像当年的苏联,把大家都操得很凶,但最后还是没问题的,如果他们说:留下来,不然就再也不准踏入此地一步,我会留下来的,我会放弃终身聘就这么做。但他们没有逼我作决定,他们说你可以鱼与熊掌兼得,所以此后十年,我就成为想像工程一周一日的顾问,所以你们才应该都成为教授,因为这样你就可以鱼与熊掌兼得。

我顾问的迪斯尼工作有丛林冒险,我认为最棒的互动体验,是Jesse Schell负责的这个。加勒比海盗,棒极了的迪斯尼历险,这些是我孩提时代的梦想。很棒,我感觉很好,所以问题变成:我要如何启发其它人的儿时梦想,再强调一次,我超高兴可以成为教授的,还有什么别的地方,比这里更适合启发孩提梦想?也许在美国艺电工作算第二名吧,我在某个契机后才发现自己可以做到这件事,因为当我还在维吉尼亚大学时,有个叫做Tommy Burnett的年轻人来找我,说他有兴趣加入我的研究团队,我们深谈了一阵子,他说:我有个孩提时的梦想!当他们告诉你时就很容易发现了对吧,我问啦,Tommy,你的孩提梦想是什么。我想要参与下一部星球大战电影的制作。你必须记得这是一段时间以前,Tommy在哪?今天在吗?,你大二的时候是哪一年?大概是1993年左右,年轻人,你有没有又弄坏什么东西?1993年,我说:Tommy,星球大战很可能不会拍续集。他说,不,一定会的(露出被原力附身样)。

Tommy大学时和我合作了很多年,后来变成我们的工作伙伴。当我转到卡内基美隆大学时,团队内的每个人都跟着一起过来了,只有Tommy例外,因为他找到更好的工作。而他真的如愿参与星球大战前传三部曲的工作(朱注:干的好,这才是男子汉!)我说这样确实很好,,但一次一个实在太没效率了,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效率狂,所以我就想,我有可能大量复制这作法吗?我能够让人们做好,实现孩提梦想的准备吗?我到卡内基美隆大学,开了一门课叫做“建造虚拟世界”,这是个很简单的课程,有多少人参与过展示秀?你们之中有些人知道状况,对那些不清楚的人:这门课很简单,有五十个学生,从校内各个科系过来,四个人随机组成一队,每个专题都必须换一次组合,一个专题只有两周的时间,所以在你完成、展示之后,我们又会重新洗牌,你又有三个新队友,然后一切又重新开始,每两周一次,整学期有五个专题,我们第一年教这门课的时候,很难从部分看到全面性的成果,我第一次教这门课时,只是希望看看能否做到,我们才刚学会如何在立体模型上贴材质,我们刚可以作出勉强像样的东西来。以现今的标准来看,我们用的计算机运算速度很慢,但我愿意冒次险。刚到本校我想尝试看看,打几通电话,我想要让大家可以跨系选修。一天之内,五个系就把这个课列了上去,我真爱这所学校,这真是让人惊艳的地方。

学生们问说:我们要做什么?我其实也不知道,你们想做什么都可以!只有两个规定,不能有暴力和色情。并不是因为我特别反对这些,因为这些早就在虚拟实境里做过了。当这两项可能被拿走之后,你会意外发现有多少十九岁少男彷徨无助。总之我教了这堂课,第一次作业他们准时在两周内交齐,成果真让我惊讶!那些作品真的超乎我的想像!因为我从想像工程的虚拟研究室模仿这流程,但我不知道这些大学生能做到多少,而且他们的工具弱多了,他们交回来的第一次作业棒到…即使当了十年教授后,我都不知该怎么办,于是我打电话给我的导师,我打给Andy Van Dam,Andy我刚给了一个两周的作业,他们交回来的东西好到…如果他们是用一学期作的,我也会给他们A。老师,我该怎么办?Andy考虑了片刻,他说:你明天回到课堂上,看着他们的双眼说:各位,这相当不错,但我知道你们可以做得更好。这忠告真是对极了!因为他的意思其实是:你显然不知道标准应该在哪里,你定下任何的标准都是帮他们倒忙。这忠告真的太好了,因为他们真的就这么不断进步。在那学期,这变成某种地下流行,我走进五十人的班级,却发现挤了九十五人,因为那是我们成果展示的日子,他们的室友、朋友和双亲都来了!我以前从来不会有父母来上我课的!让我有点骄傲,却又有点害怕,这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让我们想要分享,我自小就被教导要分享,我们学期末展示的时候一定得大搞一场!我们预定了这讲厅,我对这里有很好的回忆。我们预定的原因不是以为可以挤满它,而是因为它是唯一,多媒体设备可以运作的教室,因为这里以前很乱,各种各样的计算机等等。没想到我们竟然大爆满,有人站在走道。我永远不会忘记当时院长Jim Morris,就坐在舞台上的这个角落,我们还得把他赶开那位置。讲厅内充满了我从未体验过的活力,Jerry Cohen校长也在,他也感受到了同样的气氛,他稍后描述这就像是俄亥俄州的足球游行一样,只是参加的都是学者而已。他来这边直接就问了关键问题,在你开始之前,我一定得知道,这些人是哪里来的?我们问观众是从哪来的?我们投票举手发现他们来自于各系。我认为这太好了,因为我才刚到学校,他也是,我老板用他的角度来看这事,这是个让大家可以团结在一起的大学,这让我觉得棒极了。于是我们作了全校性,发表会,学生在这边表演,穿着道具服,我们把内容投影在这里,你们可以看到他们在头盔内看到的景象,有很多各种各样的道具,这家伙在激流泛舟。这是Ben和《外星人》片段,我的确警告他们,如果不做骑车飞过月亮的画面就会被砍。我是认真的,我展示给各位看的是…我展示这个给各位,可能的话把灯调暗,这表示不可以,那我们就尽力吧。

(演示创造虚拟现实作业)

你好呀,我好寂寞,造个世界给我吧,造些树给我吧。(朱注:哇!真是超棒的!)仔细注意,他们准备用影带切换,这个世界不想让下一个表演上台,她已经准备好交棒了,但它却没有。
你在干嘛呀?我在这个世界里,但还有很多其它的世界要展示啊。但我们的世界最棒了,等等,啊啊…我们得把你关掉了,控制中心,删除文件,不要控制,不要删除!啊啊啊,我被剥皮了…我们爱你…

这是个很不寻常的课程,有许多来自各系,最聪明有创造力的学生参与,能参与真是让人很高兴,而且他们把这舞台上的表演看得太认真了些,这变成每年学校的重头戏,人们愿意大排长龙等待。让我们觉得受宠若惊,让孩子们有机会能体验,为那些期待的人表演的兴奋与刺激,这是你能给他们的最好礼物,让他们知道给别人带来快乐与期待的感觉。这是个很大的礼物,我们总是希望能让观众参与,拿着萤光棒乱耍、丢海滩球,或者是开车,这真的很酷,,这技术甚至在蜘蛛人三洛杉矶首映中派上用场,让观众可以控制画面上的东西。我没有每一年的全班合照,这些是我手上有的照片,我只能说,教这门课十年真是莫大的荣幸。万事万物终有尾声,一年之前我不再教那门课。人们总是会问我有没有最喜欢的时刻,我不知道人生是否真有这种时刻,但天哪,我有个永难忘怀的经验。这应该是个溜冰忍者,有个规则是我们现场执行这些程序,,必须要成功才行,一旦它失效时,就会切换到你的备用影带,这会让你觉得很尴尬。舞台上有这些忍者在溜冰,突然之间就死机了,轰的一声,我记得应该是Steve Audia,对吧?他在哪?,啊,就是你,Steve Audia,说到手脚灵活,我说Steve真抱歉,你的世界死机了,我们得要播放影带了。他拔出忍者刀,大喊说:我蒙羞了,吓啊!就这么倒在地上。所以,在十年的尖端高科技课程中,我最喜欢的时刻竟然是个搞笑场景。当影带播放,灯光打开时,他还是躺在那边不动,队友得把他抬走,那真是个精彩的片刻。

这课程其实重点是彼此之间的牵系。人们经常会问,如何才能创造出一个好世界。我说我不能预先告诉你,但在他们简报之前…我可以从他们的肢体语言,看出这个世界够不够好。如果他们紧靠彼此身边,那世界一定很好。建造虚拟世界是个先导课程,我不会拿细节来烦各位。但那并不容易,我离开娱乐科技中心时,得到这个有象征意味的礼物,如果你想要作任何先驱的工作,你一定会被暗箭攻击,你必须接受这一切。一切会出错的都会出错,但最后,你还是能让一大堆人很高兴的。

当你拥有极为珍贵的东西十年之久时,将它转交给别人是世上最困难的事情。我唯一能给你的忠告就是:找个比你更好的人传承给他。我就这么做了,很久以前有个在虚拟研究室的孩子,你不需要在Jesse Schell,身边待太久就可以知道…“此人原力甚强!”我认为我替卡内基美隆,所做的最大的两个成就分别是…是我把Jessica Hodgins,和Jesse Schell介绍来本校当教师。我很高兴可以把这课程传承给Jesse,毫不意外的,他确实让这课程更上一层楼。这课程不只是交给好人,事实上是交给更好的人。但这不过是一门课而已,然后我们真的更上一层楼,我们创造了一个梦想实现工厂。Don Marinelli和我一起合作,加上校方的鼓励和祝福,我们从头创造了这计划。这是个彻底疯狂的计划,根本不该被执行。所有理智的学校都不会考虑这种计划,因为他们创造出之前从未考虑过的空间,娱乐科技中心就是艺术家和工程师,以小组的方式合作制作事物。这是个两年的专业硕士课程,Don和我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灵魂。我们差异非常大,任何认识我们两人的人,都知道我们相差甚多。我们喜欢用新的方式作事情。说实话,我们对学术界都有点不太适应。我以前经常说我不适应学术界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家族,没有人过这种不事生产的生活。我感应到这些笑声有点尴尬!

我必须强调,本校是,全世界唯一能包容娱乐科技中心建立之处。这是唯一的地方。好啦,这是Don的点子!我们说这张照片叫做Don玩吉他,Randy Pausch玩键盘。但我们确实扮演,左右脑的角色,结果一切顺利。Don是个非常专注的人,Don和我共享一间办公室。一开始是个很小的办公室,我们共享一间办公室六年之久。认识Don的人知道他极度专注和努力,由于我目前的状况,有人问我啦…这是个很烂的笑话,但我还是要说,因为我知道Don会原谅我的,在你目前的状况下,你想过会去天堂还是地狱吗?我说:我不知道,但如果我去地狱,我应该要扣掉六年的时间。开玩笑的啦,和Don共享一个办公室,就像是和龙卷风同居一样。他精力永远旺盛,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干啥,但你知道马上就会发生惊喜的事情!他的精力充沛的不得了,我相信应该要给予他名实相符的夸赞。用我擅长的影像呈现方式,如果Don和我要分摊,教育科技中心成功的功劳,他一定是付出最多的,因为他付出确实最多,他提出了最多的点子。这也是个很好的团队合作,就像是阴阳互补一样,但他的阴比较多,我的阳比较少。他真的居功厥伟,我会这样称赞他是因为,娱乐科技中心是个很棒的地方,他现在没有直接负责,而是让它走向国际。我们稍后就会提到,描述娱乐科技中心很困难,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比喻,要描述娱乐科技中心,就像是对从未看过,太阳马戏团的人描述它一样。迟早你都会搞错,说这就像是个马戏团一样,然后你就会被问道:有多少只老虎,有多少只狮子?有多少空中特技,这就错过了真正的重点了。当我们提到硕士学位时,我们其实和其它所有的硕士学位都不相同,这是我们的课程内容(朱注:全都是专题做到死)。

最后课程变成这样,我的概念很简单,你先做五个虚拟世界的专题,然后你再做三个,你所有的时间都在小组内做专题。我们不来看书那套,Don和我没耐心做看书那套。这是个硕士学程,参加者在大学已经花了四年时间看书,读硕士时应该已经把所有书看完了。成功的关键是母校给了我们自主权,让我们拥有完全的自主权,我们不需要向院长报告,我们直接向教务长报告。这棒极了,因为教务长太忙,根本不可能注意我们。我们获得可以打破规则的免死金牌。这是有趣、工作量大,以专题为主的学习法,而且我们甚至还有实地考察。每年一月的时候我们,都会带五十个一年级新生踏出校园,我们会带他们去Pixar、ILM等地,当然我们还有Tommy这样的师兄接待。所以要进入这些地方其实比想像中要简单,我们做事的方法非常不同。我们学生所做的很多专题,都是“寓教于乐”的方向,我们和纽约消防队合作,用网络仿真接口训练消防员,用电玩科技来教育人们有用的技术,至少我们做得不错。

许多公司作了奇怪的事情,他们用书面文件保证雇用我们的学生,有美国艺电、ACTIVION,总共有五个吗?我打赌Drew应该知道,有五份书面文件。我不知道任何学校和任何公司有这种协议,所以这是种相当强烈的宣言,而这些都是好几年效期的文件,也就是说他们同意雇还没进校门的人去该公司实习。这对我们课程的质量信任,可说是相当强烈的。而Don,我不禁要赞叹这人真是太疯狂了,他做的事情都让我无比赞叹。他今晚不在这里,因为他人在新加坡,因为他将在新加坡,建立娱乐科技中心校区。目前在澳洲、在韩国都有一个,这已经成为全世界的计划了。这对其他学校也有不小的意义,的确只有卡内基美隆大学可以这样做,所以现在我们必须去全世界执行这计划。另一个娱乐科技中心成功的关键是,教导学生…喔,我听到学生又发出尴尬的笑声,我都忘记了这些图表的延迟震撼效应了。当你在制作虚拟世界时,我们每两周会有一个同侪回馈表,我们会把它整理在一张大表格上。到了学期末,你每个专题都有三个伙伴,有五个专题,这十五个资料在统计上是有意义的,这个图表会呈现出和你合作的难易度,以及和班上其它同学的比较。天哪,这样的回馈很难忽略吧,虽然有些人还是视若无睹。但大多数时候人们,看到这图表时会感到惊讶,我要好好改进表现,下次开会时我要注意和队友间的对话。这才是教育能给你最好的礼物,让你能够自我反省。

娱乐科技中心确实很棒,但即使Don把它扩展到全球…它依旧必须耗费很多人力。这不是一次教育一个Tommy,也不是一次十个研究小组,这是四个校区,每个校区五十到一百人。但我更希望能有个无限制扩张的计划,足以让百万、千万人追求他们的梦想。这样的目标确实让我看来,像是爱丽斯梦游仙境里面的疯狂卖帽人,ALICE(爱丽斯),是个我们努力了很久的计划,是个教导程序写作的创新方法,孩子们学习制作电影和游戏,但“隐藏的真相”…这里我们又提到了隐藏的真相,教导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以为在学另外一件事。我这辈子都在这么做,这里“隐藏的真相”是当他们,在学程序写作时,他们以为在做电影和游戏。

这软件已经被下载了数百万次,有八本教科书,十分之一的美国大学在使用它。而且这还不是最好的版本,下个版本才是真正更好的版本。我就像摩西一样,可以看到应许之地,却无法踏足其上。没关系的,因为我其实可以看见那未来,那景象十分的清晰,数以百万计的儿童,得以自得其乐的学习困难的事物。这才是真正酷的未来,这就是我留给这世界的传承。下一个版本将在2008年推出,教导Java语言,除非你希望他们知道自己在学Java语言,否则他们只会以为自己在写电影剧本。我们的角色是来自于畅销游戏“模拟人生”,而这一切在研究室里面都已经可以运作,所以并没有任何真正的技术挑战。我没有足够的时间感谢所有ALICE团队的成员,但我必须要说Dennis Cosgrove是主设计师,这是他的孩子,如果诸位想知道,几个月之后应该写信问谁ALICE的问题,Wanda Dann在哪?站起来,让大家都看见你,大家说:嗨,Wanda!嗨,Wanda!把EMAIL寄给她。

我也要提一下,刚从这拿到博士学位的Caitlin Kelleher,她现在在华盛顿大学,准备把这计划更上一层楼,在中学执行这个计划,一个远大的愿景,让你可以活在某个计划中,ALICE将会继承我的遗志继续活下去。

好的,本演讲第三部分:我所学到的教训。我们已经谈过我的梦想,我们也谈过帮助他人实现梦想,在这中间,一定是学到某些事情才让你达成梦想。第一个是导师、父母和学生的规范。我极为幸运,可以成为两个棒极了的人物的子女。这是家母庆祝七十岁生日时的样子,我在后面,刚被超越了一整圈。这是我老爹,他在八十岁生日时坐云霄飞车,他证明自己不只勇敢,还很厉害,因为他在同一天赢得那只熊。我老爹活力充沛,每件事对他都是个冒险,我不知道他袋子里有什么,但我知道那很酷。我老爹打扮成圣诞老人,但他也作了很多帮助许多人的重要工作,这是由我爸妈所募款建造,一座在泰国的宿舍,每年会有三十名学生得以上学,若无此宿舍他们就没这机会。我和我妻子也做了不少事情,这是我认为所有人都该做的事:帮助他人,但有关我老爹最棒的事情是…我老爹一年多前过世了,当我们在检查他的遗物时,我们发现他曾在,二战时的突出部之役中作战,我们发现他曾获英勇铜星勋章,但我妈却不知道。他在五十年的婚姻中从未提及这件事。要谈到家母了,妈妈就是当你拉她们头发时还会爱你的人。我有两个很棒的老妈故事。当我在这边攻读博士学位时,我必须要考方法论,我可以说这是人生中仅次于化疗的糟糕事。我对我老妈抱怨这考试有多么难,有多糟糕,她只是静静的倾听,然后拍拍我的肩膀,我们明白你的感受,但你爸跟你一样大的时候,他必须冒着生命危险和德国人作战。当我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家母很高兴地对人介绍我…他是我儿子,他有博士学位,但不是能帮助人的那种医学学位(朱注:Doctor同时表示医生和博士,此处代表他老妈觉得博士又治不了病,没啥了不起)。

这投影片有点暗。但当我读高中时,我决定要绘制自己的卧室,我画了潜水艇,电梯,棒的是…我能说什么呢?最棒的是他们让我放手去作,而且不因为这样生气。到现在还保存着它们,如果你到我爸妈的房子去,这些涂鸦还在。如果你们已经当了爸妈,,而孩子想要在卧室乱画…就当是帮我一个忙,让他们尽管画,不会有问题的。别担心卖房子的时候会折价。还有其它帮助我们的人,老师、导师、朋友和同僚们。天哪,关于Andy Van Dam,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当我在Brown大学读一年级时,他正好休长假,我一直听说这个Andy Van Dam,他就像某个神话中的生物一样,就像半人马一样,像个生气的半人马,每个人觉得他不在都有点哀伤,但好像都松了一口气?我后来在担任他助教时就知道为什么了,我那时是个相当桀骜不驯的年轻人。我在他的办公时间去找他,而且那是晚上九点,Andy还在。这是你了解这位教授作风的第一个线索,我冲了进去,我好像要拯救世界,大喊着很多孩子需要帮助。Andy对我就像荷兰人一样直言无讳,这家伙真的是荷兰人对吧,他对我直言无讳。他勾着我的肩膀一起散步,他说:Randy,真可惜…人们认为你桀骜不驯,因为这将会限制你未来能够成就的尺度。用这样的方法说:“你真是个混蛋”,实在太聪明了。他没有说你是个混蛋,他说人们这样看待你,他说这糟糕之处是将限制你未来成就。当我跟Andy更熟之后,他的批评就更直接了。

我可以说Andy的故事,说整整一个月。但我要告诉你的故事是:当我开始思考从Brown毕业之后要作什么时,我从没想到过要去读研究生,我根本无法想像这状况,我家族里面没人会这样做。我们通常都会…怎么说呢?,我们通常都会去工作…Andy却说,不,别这么做!当教授吧!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因为你超级擅长推销,任何公司雇用你之后都会把你当成业务员,你为什么不卖些值得的东西呢?像是教育!多谢你!

Andy可说是我的第一任老板。我很幸运可以有很多老板。那个红圈圈太远了,Al在这边…不知道发生什么怪事…orz..,他可能在看网络转播,而且发现我的瞄准能力…现在竟然还是瞄不准!除了这些老板都很棒之外,我不想多说他们有多棒。我认识很多人遇过坏老板,我没有这种经验,所以我很感谢那些曾经当我上司的人,他们真是太棒了。除了老板之外,我们也从学生身上学到很多,我想最好的“隐藏真相”,是来自于我学生Caitlin Kelleher,Caitlin Kelleher博士,是博士唷!她刚完成此地的博士学位,在华盛顿大学任教,她看着ALICE计划,问了:“是啊,但这哪里好玩呢?”我说:因为我是个爱指挥的男性…喜欢指挥小兵兵到处走,所以我觉得很好玩。她说:嗯嗯…,是她表示,ALICE应该是种说故事的方式,她做的研究特别针对学校的女孩,如果你把这过程以说故事的方式呈现,他们很乐意学习程序的写作。最好的“隐藏真相”要献给,Caitlin Kelleher的论文。Cohen校长,当我告诉他我要做这场演讲时,拜托你告诉他们怎么找乐子,因为我对你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擅长找乐子。我说:我可以作,但这就像是鱼说水有多重要一样,我不知道如何不快乐过生活。我都快死了,但我依然很快乐。剩下的人生中,,每一天我都要继续快乐过生活,因为这是我唯一知道的方法。

下一个忠告是…你必须要决定自己要当跳跳虎,还是唉唷驴?我想我很清楚展现自己是支持哪一方的,永远不要失去孩提的天真,它会驱策我们,因此重要性难以言喻,帮助他人。Denny Proffitt更清楚如何帮助别人,他忘记的比我知道的还多,他教导我如何带领一个团队,如何关怀别人。M.K. Haley,我有个理论:大家庭的成员多半是好人,因为他们必须学习如何和人相处,M.K. Haley来自于有二十个小孩的家庭。没错,真是难以置信。她也认为达成不可能的任务很有趣,当我到想像工程去的时候,她是第一个给我下马威的人。我知道你参与了阿拉丁计划,你可以做什么?我说,我是个有终身聘的计算机科学教授。她说,这位教授弟弟,这很好,但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能做什么?我之前提到过我的劳工阶级背景,我们会把珍惜的东西都留下来。我把我高中的运动队夹克留了这么多年,我在研究生院的时候很喜欢穿它,我朋友Jessica Hodgins会问:你为什么老是穿着这高中的运动夹克?我看着身边那些比我聪明,却没有运动细胞的人,因为我够资格。她认为这实在太臭屁了,所以某年她做了一个破烂Randy娃娃给我,他也有一个高中运动外套,这是我最喜欢的礼物,这是送给你生命中自大狂的好礼物。

我这辈子遇过非常多好人,忠诚是投桃报李的。维吉尼亚大学有个年轻人,叫做Dennis Cosgrove,当他还是个年轻人的时候,这么说吧,发生了一些事,我最后必须和某个院长谈话。那个院长…不,不是之前说过的那个,那院长非常讨厌Dennis,我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因为Dennis是个好人,但由于某些原因,院长极不喜欢他,最后我必须说:我为Dennis担保。那人说,你甚至还没拿到终身聘,而你竟然说你愿意为这个大学生担保?我说是的,我替他担保是因为我相信他。院长说,当你的终身聘案子提出时,我会记住这件事的,我说,成交!我回去找Dennis说,我希望你可以…这样会比较好。但忠诚是礼尚往来的,那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前了,但就是这个Dennis Cosgrove,现在领着ALICE计划持续向前,这么多年以来他都和我在一起。如果我们必须派一个人去接触外星人,我会选择Dennis。任何人在卡内基美隆演讲,都必须要感谢一个很特别的人,就是Sharon Burks。我对她开玩笑说:如果你要退休,我也活不下去了。Sharon的好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对所有受过她帮助的人,她的好真是言语难以形容。

我爱用这个照片因为Sil也在里面,Sil也是个很棒的人。因为Sil的忠诚建言是货真价实的至理名言,我想所有的年轻女性都应该听清楚。Sil说,我花了很多时间后,终于明白:当男人为你着迷时,其实逻辑很简单,忽略所有他们讲的话,只需注意他们所作所为即可。就这么简单,就这么容易。当我回想我单身汉的日子时,早知道就好了!永不放弃,我其实当初并没申请到Brown大学,我在候补名单中。我不停打电话给他们,他们最后终于决定,每天接我的电话实在太烦了,所以他们就让我入学了。

我也没申请到卡内基美隆的研究生院,我的导师Andy跟我说,如你要去研究生院,就去卡内基美隆,我所有的好学生都是去那边的。你们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的,他说,没问题,你就去卡内基美隆。但他忘记一件事情,进入顶尖研究生院的难度大幅上升了,而且他也不知道我GRE考的很烂,他还是相信我,,但根据我的成绩来看,这实在不是明智之举。直到今天这场演讲,没人知道我没申请到卡内基美隆。我被本校拒绝了申请,我那时是个惹人厌的死孩子,我去Andy的办公室,而且把拒绝信丢在他办公桌上,我说: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的推荐信对卡内基美隆大学的效果。那封信尚未落到桌上,他的手已经拿起电话,他说:我来处理。我说:不不不,我不想这么做,我家里人不是这么教我的,也许其它的研究生院会愿意收留我(泣)。他说:你就该去卡内基美隆,这样吧,我们来打个赌(因为我其它学校都获选),你去其它学校看看,如果你觉得其它学校都不够好,那时再让我打电话给Nico好吗?Nico是Nico Habermann,(卡内基美隆的计算机科学系主任)。所以我就答应他了,我去了所有的学校,我就不提他们的名字了,咳咳(咳咳,柏克莱,康乃尔),没想到我竟然完全不适应这些学校。所以我最后竟然跑去跟Andy说:你知道吗?我还是去找个工作好了。他说,你不会的。他拿起电话,开始用荷兰文说话。他挂上电话,Nico说如果你是认真的,明早八点到他办公室报到。对那些认识Nico的人来说,这可是很恐怖的事情。第二天早上八点,我就到了Nico Habermann的办公室,他和我说话了。说老实话,我不认为他对这会面很有兴趣,我认为他一点也不感兴趣,他说…Randy,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因为Andy打电话给你,嘿嘿?在你评估过我后,我得了一个奖学金,海军研究奖助学金,非常光荣的一个奖项,我获得这个奖助学金,而当时写申请书时没写进去。Nico说:奖助学金、预算,我们多的是。我是说当年啦。他说:我们预算多的是,为什么你会觉得获得奖学金对我们有影响?他就这么看着我,有些时刻是改变你人生的瞬间。十年之后,你回头看去,或许会知道就是那个瞬间。你是幸运的,但要在那时就清楚这就是关键时刻,Nico的目光穿透你的灵魂。我说:我的意思不是钱,重要的是这是个全国只给十五人的荣誉,我认为这是值得一提的荣耀。如果我太放肆了,请您见谅。Nico露出了笑容。

这是很好的一件事,你要如何让人们帮助你?,你不可能独自一人完成一切,你必须要有人帮助你。我相信善有善报,我相信好心有好报。要让他人帮助你:你必须说实话,要诚恳。一个好人和一个诚恳的人我宁愿选择诚恳,因为好人是短期的,诚恳是长远的。当你搞砸的时候要道歉,把重点放在别人身上,而不是自己,我要怎么找出一个合适的例子呢?各位,我们有把,重点放在别人身上的好例子吗?

可以送上来吗?昨天是我妻子的生日,如果有任何时刻我该获得全部的注意力…应该会是这场“人生最后的一堂课”吧?,但错了,我对妻子没办法好好过生日感到很遗憾,所以我认为如果五百人可以…(生命所剩无几,,还这么替老婆着想!这才是真正男子汉!)祝你生日快乐~~她名字叫做Jai,祝你生日快乐~~,祝Jai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要吹蜡烛啦,吹完了!现在你们又多了一个理由留下来啦。

还记得用来证明我们执着的障碍吗?它们是为了区别我们和那些,并不真心想完成儿时梦想的人而存在的。千万别退缩:好酒沉瓮底。Steve没有告诉你的是:在我那于美国艺电的有薪休假期间,我才到那边四十八小时,他们爱死了娱乐科技中心。我们最好,我们最棒,有人把我拉到一边说:喔,对了…我们正要捐给南加大八百万美金做跟你一样的事,我们希望你可以帮忙他们。Steve这时候跑来说:他们说了什么?喔,天哪,容我引述一个名人的话:让我来搞定。他的确办到了,Steve是个棒极了的伙伴,我们在私人和公务关系上都非常的好。他也确实是利用游戏,教导数百万孩子知识的先锋,那真是棒极了,在那时我马上离开是很合理的,但这就不是为所应为了,当你为所应为时,好事会找上你的。设法找个回馈的循环,倾听那结果,你的回馈循环可以是我那个书呆子样的图表,也可以是一个愿意直言劝诫你的伟大人物。真正困难的地方是愿意倾听,任何人都可能因为护短而迷失,只有极少的人能说:天哪,你是对的!大部分的人都会说:等等,是有原因的…这些我们都听过,当人们给你回馈时,请珍惜,并且善用,要心存感激。

当我获得终身聘的时候,我把研究室的所有人带去迪斯尼乐园一星期。一个维吉尼亚的教授说:你怎么能这样做?我说:这些人日以继夜努力,帮我获得这世界上最棒工作的终身聘,我怎么能不这样做?别抱怨,更努力就是了。这是棒球选手Jackie Robinson,他的合约里载明了不抱怨,即使球迷吐他口水也不例外。

要有专攻,这让你更有价值,要努力工作。我提前获得终身聘,新老师经常问我,哇!你的秘诀到底是什么?很简单,周五晚上十点打到我办公室,我就告诉你。看到每个人最好的一面,John Snoddy告诉我的其中一件事情是:有时你必须要等的够久,可能是几年,但人们终会展现出好的一面。请你耐心等待,不管要花多久时间,这世上没有真正的恶人,每人都有好的一面,只要耐心等,就会看到的。随时做好准备,幸运其实只是妥善准备遇到机会而已。

今天的演讲主题是我的儿时梦想,启发他人的梦想,以及我过去学到的教训,但你看出这背后隐藏的真相了吗?关键不在于如何达成梦想,而是如何无悔过人生,如果你能好好过人生,人生自会为你寻找答案,你的梦想自会实现。

你看出第二个隐藏的真相了吗?这场演讲不是为你们准备的,而是留给我孩子们的叮嘱,感谢各位,晚安!

(长达一分三十秒的起立鼓掌,也是,对Randy人生谢幕时那宽宏背影的致敬….)

Randy Bryant(Dean, School of Computer Science):
多谢各位!我要感谢各位今晚来到此地,这对Randy来说意义重大,他到昨天都认为今天可能不会有人来,在上过我的CS50课之后很可能这样啊。我知道啊,各位,我是“另一个”Randy。过去十年来这都是我扮演的角色,从Randy Pausch加入我们行列之后就都这样。我的意思是…每当我介绍自己是计算机科学系的Randy Bryant时,他们会说,喔!是计算机科学系的Randy!你就是那个做很酷的事情,建造虚拟世界,还教小孩如何写程序。我都必须要说:不,不是,那不是我,抱歉,那是另一个Randy,不是我,我只是个无聊的书呆子。

但我很高兴今天可以在此作简报,介绍一系列我们感谢Randy贡献的规划,他对卡内基美隆的贡献,对信息科学的贡献,以及对整个世界的贡献,有个简短的节目,我会依序介绍几个人上台,我会在此担任主持人。
首先我要介绍的人各位已经见过,来自美国艺电的Steve Seabolt。

Steve Seabolt:
我家人都很怀疑我能否撑过最前面的介绍,我撑过去了,但现在可能表现不会太好(加油啊!)请各位见谅,Randy提到了…他和我,卡内基美隆和美国艺电,都有共同的热情,希望能够培育年轻女性,希望能够鼓励年轻女性钻研数学,投身科学领域。这世上的阿宅不该只有男性。命运真是难以预料,有那么多人担心境外接单,但同时又有许多公司因为,雇不到国内的计算机科学毕业生而被迫转向国外。投身计算机科学领域的女性人数,一直不停的急速下降,太少像Caitlins这样的女性了。Caitlins,我们需要更多更多像你一样的人。考虑到这个状况,美国艺电决定成立一笔奖学金,由美国艺电捐赠的,Randy Pausch纪念奖学金,成立于2007年,为了纪念Randy在教育、信息科学、数字娱乐以及,鼓励女性参与科学的领导及贡献。这项奖学金将每年颁给一位,卡内基美隆大学部女生,奖励她展现在信息科学领域的表现,以及投身游戏业界工作的热情。Randy,我们极为光荣能以此纪念你!(不要哭,不要哭啊!)

Randy Bryant:
接下来我要介绍Jim Foley,他是乔治亚理工的教授,他代表的是美国计算机协会人机互动专组。

Jim Foley:
这是为我自己抱的,美国计算机协会人机互动专组,大约由十万名专业人士所组成,他们的专业兴趣之一是人机互动,数周之前,Randy的一名好友…他写了一篇申请书,由许多人签署,呈交给我们的指导委员会,我们大会通过,同意授给他以下特别奖项,这表扬书是由Ben Schneiderman起草,Jenny Preese与Ben Peterson撰写,由你的一大群朋友背书,现在也经本会认可,容我在此宣读。专业贡献特别奖,Randy Pausch之创新研究跨越许多领域,启发了资深的研究者以及,整个世代的年轻学生。他对于科技的能力、对创新计划的选择,以及他有远见的思虑,总是与他人生的活力与热情结合,我们刚才都已经见证过了。从他早年的简易界面工具,到他目前的ALICE立体程序语言,他证明了创意的规划与设计,足以让女性与青少年更有意愿参与程序设计。Randy活力十足的设计创新、挑战的计划,让各种年龄层的学生得以参与,而他精彩的讲课风范,也是每个老师和课程的典范。是的,是的,是的。他的付出让团队专题合作经验,和计算器教育研究更普遍且受敬重,他获得国家科学基金会总统青年研究者奖,百合基金会教学卓著学者,卡内基美隆大学娱乐科技中心共同创办人。他也是迪斯尼想像工程、美国艺电的顾问,Randy前瞻性的研究结合了,计算机界面设计和丰富情感体验模式,为奖励其上述及众多未及详列之贡献,美国计算机协会人机互动专组很荣幸的颁发给Randy Pausch教授特别贡献奖(老教授不要哭啊…)。

Randy Bryant:
多谢Jim,下一个我要介绍的是,卡内基美隆大学校长Jerry Cohen。

Jerry Cohen:
多谢“另一个”Randy。“这个”Randy,你可真是带了一大包东西来演讲。我们之中许多人讨论过,要如何在这校园内感谢你的贡献,而且必须要,和你对本校的意义一样重要且持久,有许多人参与这个工作,你以为教务长这么多年来真的都没注意吗?事实上,一个怀念你的方法是这样的…五万美金的填充玩具,47,862.32美金的披萨。你的贡献真大,我们超级感谢你的。有件事情我们做不到,我很遗憾的是,我们根本无法,忠实地传达给后世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的人文关怀,对我们来说,你成为我们同僚、老师的意义(感谢Randy Pausch的付出,沟通了信息科学与艺术)。以及你是我们的学生的意义,还有你是我们友人的意义。我们根本无法清楚描述这一切的体会,但我们还拥有对你的回忆,当人们漫步校园时,我们也找到一个方法怀念你。我们想到了一个点子,你为本校、为信息科学界,为这个世界作了伟大的贡献,ALICE将会继承你的意志,但我们所想到的是…你对于结合信息科学和艺术的贡献,不但重要,且让人赞佩不已,拥有极大的影响力,我敢说这将会永远改变世界。为了感谢你这部分的付出,我们准备这么做。做得好,“另一个”Randy。

为了要完成这计划,我们得先盖一个新建筑,一座价值一亿美金的建筑,然后我们才能做下面的计划(Purnell艺术中心)对了,你的角色将会是引导别人,Purnell艺术中心是戏剧学院的家,那个看起来新潮,在中间的绿色建筑是新的盖兹计算机科学大楼,我们已规划许久将这两栋建筑连结在一起,希望能够让学生从此处到下面的校园。你也必须承认,这有相当重要的象征意味,我谨代表卡内基美隆大学的董事会,以及本校所有师生,我今日很荣幸的宣布,连结这两栋建筑的天桥,将被命名为,Randy Pausch纪念桥(Randy第一次流下了英雄泪)。(也许他在想着有一天孩子们看到这桥的样子吧!而那时,妈妈会告诉他们,爸爸是个多伟大的人…)

根据你今天的演说,我们审慎考虑要多盖砖墙上去,两边都要盖,看看学生要怎么办。Randy,未来还有无数个世代的学生和教师会来到此处,但他们却没有机会亲身与你相遇,但他们将会跨越那座桥,他们将会看见你隽刻其上的名字,他们将会询问我们这些认识你的人,让我们来告诉他们吧。很遗憾的是,他们将无法亲炙你的风采,但他们必然会体验到你留下的遗志。Randy,感谢你为卡内基美隆所做的一切,我们将会很想念你的。

Randy Bryant:
所有精彩的表演都必须要有最后一幕,落幕前,我邀请Andy Van Dam上台。Brown大学,Andries Van Dam(亦即Randy的导师)。

Andy Van Dam:
喔,天哪,我最爱做结语了,但在那精彩的一幕后,我们还得继续演下去,我不知道怎么说,但这规划的真是好。我1965年开始进入Brown大学,我非常荣幸且高兴,不仅教导了数以千计的大学生及研究生,但也同时有机会与其中数百名面对面的合作。我很骄傲的说,有35人和我一样投身教育,在那些最聪明、最好的学生之中…Randy依然显得与众不同。他一开始就露出很大的潜力,对我们这领域的热情,和今天他所展现的:帮助别人的渴望,他有极为强烈的决心,以及面对各种阻碍绝不放弃的坚持。你已经听过很多,也亲眼目睹他对抗这癌症的努力,就像童话故事中的小像一样,他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你们应该还记得,而故事中的小象被许多朋友打了屁股,你们也听过了这部分的故事,他横冲直撞,有着无法压抑的强大幽默感,今日各位也从他的精彩表现中可以感受到,他对自己的自信强大到有时可说是刚愎自用。而且他和骡子一样的顽固,而我是个荷兰人,我很清楚什么叫做顽固。说的好听一点,他内心有个极强固的罗盘,诸位也一次又一次的看见这例子,许多人指控我也拥有这许多特色,我宁愿把这些当作特殊功能,而不是缺陷,我当初学英文的过程很艰辛,所以我极度坚持学生们,必须要从一开始就使用正确的英文。大嘴Randy对这个部分可没有任何问题。但他的确遭遇过一个挑战,而我的笔记型计算机则也有点问题。好啦,那则是我另外一个偏执的坚持。我坚持美国学生必须学习异国文化,特别是食物文化,更特别是针对中国的食物文化。于是,我会带我的学生去这家很棒的中菜餐厅,他们会用英文菜单以外的中文菜单来做菜,我试着让Randy尝尝看,但这位白面包先生愿意尝试吗?他当然绝不低头,更糟的是,他还拒绝学习用筷子吃饭。我那时还是主席,我说啦,Randy,如果你不学着用筷子吃饭,我不会让你毕业的。你难道不懂这是个必修吗?他当然不相信我说的话,于是,当毕业的那一刻到来,我将毕业证书递给他,这是我朋友拍的照片,你所看到的是Randy,满心欢喜的打开证书要给父母看,里面却只有一张我签名的中文菜单,并没有任何一张毕业证书。我必须说老实话,这是少数我成功让他吃亏的玩笑。

今日各位和我全都聚集在此处,我敢说全国、全世界数以千计的人们,参与这场演讲来赞佩你和你的人生,Randy是人中人,就像是意第绪语中的Mensch,你的学术成就让你成为学者的典范,特别是你对学生的启发与引导,你在迪斯尼乐园的冒险不只独特,更是我们心目中的传奇。你实践了Brown大学的校训,吾人将满载对社会的奉献,与荣誉步下人生舞台。你对于家庭和事业的付出更是足堪表率,在你人生的逆境中,你的努力依旧丝毫不减,你展现出在压力下,依旧毫不屈服的勇敢与气度,而你所承受的是人类所能想像最惨烈的压力。Randy你现在是,未来也将继续是我们的典范,感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让我们能在私下,和在这样的公开场合告诉你…我们有多么敬佩、爱你和以你为荣。

这个版本的翻译者朱学恒说: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亲自翻译这么长的演讲了,其实在我的翻译之前,早就有热心网友翻译了,我在翻译这影片的期间飞了五个城市,每天只能利用晚上的时间,一字一句的听打翻译,但我是一个翻译者,我对一个英雄的最好回报,就是用我的手来亲自诠释,他这场“人生的最后一堂课”,在翻译的过程中,除了一边跟着感动之外,一直有一首儿时很喜爱的歌曲飘在耳边,是小虎队的《放心去飞”,…放心去飞 勇敢的去追…,追一切我们未完成的梦,放心去飞 勇敢的挥别,说好了这一次不掉眼泪……,仅将此翻译和歌曲献给,在曲终落幕前,带着笑容,留给我们优雅背影,Randy Pausch教授,你让我们学到了含笑面对这一切的真勇气,谢谢你!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