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s

唉~
又叹气了. 最近的生活真是一团糟啊. 实验室的制度真的挺有意思的, 毁人不倦. 中国高校实验室恐怕都是这样, 在实验室干活就像走钢丝, 要保持平衡, 不能是最好的, 也不能是最差的. 两个极端都会导致毕不了业. 差学生不能毕业, 估计大家都能理解, 好学生同样也毕不了业. 老板会舍不得放走一个好劳动力的. 学生说, 再招一个吧! 老板说, 好, 不过, 招不到和你一样好的, 你就别想走.
学生真的很穷, 每个月靠国家补贴的400块买断劳动力, 不许兼职, 不许打工, 甚至不许写别的代码. 都说改革改革, 现在一次性每月发400, 跟学长说起来, 学长们面面相觑, 告诉我们, 怎么越改越少了? 400块真的连吃饭都不够啊.
爸爸说, 咱是学习的, 忍了. 我就先不说能学到点啥了. 首先道德上说不过去吧. 我的同学, 贫困生大学. 研究生入学前的暑假, 实验室要求留下来干活, 给出的条件是, 2个月, 自己找房子, 给报销住宿费, 完事再给400. 答应了, 结果一个人在实验室干了两个月, 到头来自己贴了1000多住宿费, 1分没拿到. 贫困生都敢欺负, 学生却敢怒不敢言.
名校名黑, 一般学校一般黑. 大老板大黑, 小老板小黑.
毕竟, 和”老师”角力, 赌注是前途.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 唉.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