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感悟(Groan 之 7/12)

我希望是坠楼而死。自由落体是真正的自由,蹦极却不是。据说人是生于土地的,我冲回土地,为了撞碎坚硬的钢筋混凝土。我头破血流,急速流过的空气,是这个世界能给我的最后印象。伸开手臂,我发现,其实世界真的好小,一伸手就揽了大半,其实时间真的好简单,轻轻一跳就了结了全部。

我希望死在众人面前,给人的是强烈的视觉冲击,好让人记住,“这个人是为了他的追求而死的;这是世间最伟大的感情;他什么也没留下,却什么都留下了;他曾经许下了千千百百的诺言,他实现了很多,最后的一个,终于也实现了;他不常笑,生命的最后时刻是笑的,虽然早已面目全非……”

我不希望死在大街上,人太多,相信到时候能量很大,溅诸位先生小姐一身热乎乎的鲜血似乎不太好。还是选个僻静的地儿一头扎下去比较好。运气不好扎在垃圾桶里,正好运走埋了,省得麻烦。运气好直接掉在泥潭里,直接就回归大自然了。

我不去天堂,我不属于哪儿。我的名字决定了我不可能是一个享乐的人。我不去地狱,我毕竟还有一身强烈的人性,是我却别于别人的法宝,别人没有。如果说是地狱的话,我刚刚离开的那个世界似乎更像一些。

一袭黑衣,不必繁冗,不必单调。正如生前所着便可。衣服不会脏,最好。

走在大街上,走在雨后的大街上,店铺棚顶滴下的雨珠直穿身体而过,留下的只是生命中最后一刻听见的那种声音,只是缩小了;走在雪后的大街上,地上纯洁的雪层并没有留下我的任何痕迹,依旧洁白,依旧发亮。平地里卷起风一团,雪花千百,美丽如花蕊的旋儿,前后左右绕来绕去。雪花会缓缓地穿过我虚无的身体,也会急速地掠过我的耳旁,留下的,如鹤鸣,如鹰语,似柔丝,似细雨。”我……”。什么?什么……我最疑惑的,我最期待的,我的全部,我离去的原因。

黄昏,落日,夕阳,彩霞。我曾经是喜欢被太阳暖暖地晒着的。我喜欢那种感觉,喜欢那种拥抱阳光,拥有阳光的感觉。那很真实,那很温暖。现在的我,同样是在太阳之下,却是万箭穿心,身上没有一丝温暖,背后没有一丝影子。全部都经过又离去了,就像我一样的匆匆过客。
夜幕徐徐降下,我可以感觉到,温度越来越低,路上的行人过去了,不回头,留下一行行脚印,一层叠一层。阴影,泛成了路面上那灰黑色的一层。静静地,没有人再经过,没有车再造访,这里仿佛就是天堂,宁静,安全。

几个街区之外传来的尖叫声,传达着一个信息:地狱。

究竟还是地狱,天堂的外壳只是用用而已。

那些故人们是多么想进入天堂。天堂是有名额的,先死的就进去了,后死的,不去地狱,随便一扔。

湖水边,孤鬼对空船。想当年,这水也是很清很纯的吧。为什么做人的就想亲手去玷污那纯洁的东西呢?干净的地面,总是有恶痰一口,洁白的墙壁上,总是会有球印一个,平平的雪地上,总会有脚印一堆,那个美丽的女孩背后,总是会有不自量力的男生一排……恶习难改,人之本性一也。患难见真情,此话说得透彻,可谓千古流传,我甚至可以断言,说此话者一定是用了一生去检验的。患难常有,而真情人不常有。真情人曾有,而谬误更常有。失魂落魄的人的下场无非,只有两个,要么和别人一样,麻木如木头,要么,登高一呼,为了一条世间真理,用一生来检验。名言警句常有,而检验者更常有。为了避免后人犯同样的错误,一个人的生与死,又算得了什么呢?

凡是人,都要以自己为出发点。此乃人之本性,可以说是人的定义,任何个体谁要是违背了,那就是变态,是不会被社会所包容的,是早就被达尔文定下的,淘汰的一批人。看着那些亲近的人一个个落了难而又口说无能为力,心存侥幸,其本是所有人的心态。自私,人之本性二也。

最后一片落叶,悄悄地浮在湖面上。想当年也是一条壮汉,独立枝头,对长河晚。如今只能孤家寡人,付诸历史长河。不曾留下什么,释放出几克氧气,早已不知去了何方。波光粼粼,拍打岸边,发出沙沙的响声,除此之外,所有的都已经离去,好像我坐在一条时间隧道里,见证树叶的最后时刻。只一人,一椅,一片叶,一滩水而已。人的灵魂喜欢在这些地方出没,大概就是因为这里很安静吧。人是活着的时候,没有时间也没有心境来体会什么。而到了可以体会的时候,却全然没有用处了。后悔,作古之后的第一个想法。

这里是一个安静的世界,能够包容一切。什么人一旦落入这般境界,所有不公,所有不平,都会渐渐抚平。可以看到的,那些旧日的朋友,在做些什么。其实,只要是人,离了谁都能活。活着的,都是优良的机器,身边少了个人,只不过少了一般充实的对话而已。没什么大不了。那些时间,另找他人便是。能耐的人有的是,为什么少了一个人就完不成一件事?对此较合理的解释便是,人是资源的。这一种特殊的资源,不可再生。一旦错过,便会留下永久的印象,而无法再次接近。有些小资倾向的,人是像动物一样,养肥了杀掉的。这一切都不可能以中国现有的道德解释。因为在中国,一个人的生命不是属于单纯的一个人的,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来说是种不可再生资源,二者利益并无冲突。因此造就了我们,少了一个人也可以照常运行,还可能更好的后果。我们其实都在不停地利用资源,只是我们还要有一个人的外衣,要以人性来做掩护而已。

坐在这里,看着古人曾看过的景象,不管自己以前曾做过什么,曾错过什么,事情依旧要发生,树叶依旧要落下。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老问题,依旧困惑人不已。答案是以人的认识水平而转移的。人生只能做成一件事。我们时刻都有杀死自己的理由。我已经成功地做完一件事,完美无缺。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去做下一件事呢?既然我们看不到希望,也看不到意义,消耗粮食,给别人逗乐以使别人有兴趣活下去,接受别人的逗乐以使自己有兴趣活下去。除了上述三事,还能做些什么?一个人为了使自己活下去而去开发利用另一个人,多自私。人之本性二,被开发的人心甘情愿,不愿承认错误,人之本性一。

人是时间最蠢的生灵。作为人的一员,我感到遗憾。我们在无休止地压榨其他生灵,它们都是默默地,因为它们可怜我们,而不是害怕我们。我们的前世,必定是一个罪大恶极的生灵,否则上帝是不会惩罚我们去做人的。

因此,自信,是人类丑恶嘴脸的极端表现。对自己充满自信,老子天下第一。当人类的第一名是何等悲哀的事情?除了证明你是一个罪人之首,别无他用。走在大街上,随处欣赏那些自信的产物,他们跳呀喊呀,以为他们是世界之王。周围人羡慕的目光,表明的无非是无可救药。天上鹰过长鸣一声,回来吧!招来的是一声枪响,就是人类所为。

世界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人造的。没有我们做不成的事,我们不停地造出些事情,给自己找趣儿,而不曾想过,如果自己重去当一回自然的人,能活几天?

人既已死,想这些又有何用。

李征 2001年12月11日 于 济南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