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jamjar的鼓励

半年多只有垃圾评论的日子终于过去,居然遇到了真正在乎我的文字的读者,真的很感动。今天在评论里得知jamjar给我发了一封邮件,征得他的同意,转发一下他的来信吧。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 就是看到你的博文 有感而发了一封邮件,如下:

李征:

你好!

一直关注你的博客,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潜水。最近,你心情不是太好,于是很想跟你说说话,希望不会给你带来困惑和不便。

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大学时期,曾今也有类似你这段低落的时期,当然,遇到的情况不尽相同。总之也是心中一个结始终打不开,不知道为什么,一旦想起来和一个女人的点点滴滴,心就会很痛。我尝试了很多方法想要追回原本属于我的东西,但是用尽了力气,始终没有实现。所以,至今我非常羡慕那些进过3年以上的恋爱,始终在一起的男女。所以,我祝福你们,让所有不愉快早日过去,越来越幸福起来。

男女的感情很微妙,我是一个非常唯心的人,我也很相信有100%属于自己的另一半,如果你认定是她,请不要放弃;如果暂时过于勉强,请静静等待。

卡夫卡有一个短篇,写男女感情,我非常喜欢,当然跟你的情况不一样,但很适用于像我当时的心情,在这里与你分享:

我曾经喜欢一个女生,她可能也有喜欢过我,虽然辛苦,我甚至决定从此和她一起走过,但是我不得不放弃她。
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如何描述。

情况是这样的,
就好像她被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围着,他们的矛尖是向外的,无论何时,只要我想要接近,我都会撞在矛尖上,受了伤,不得不退回,我为此受了很多罪。

这个姑娘对此没有罪责吗?

我相信是没有的,或者不如说,我单方面宁愿她是没有的。

前面这个比喻并不完全,又或者可以这么来形容。

我也是被全副武装的人围着,而他们的矛尖是向内的,也就是说是对着我的。当我想要冲到姑娘那里去时,我首先会撞在我的武士们的矛尖上,在这儿就已是寸步难行。也许我永远到不了姑娘身边的武士那儿,即使我能够到达,将已是浑身是血,失去了知觉。

那个姑娘始终是一个人呆在那儿吗?

不,另一个人到了她的身边,轻而易举,毫无阻扰。

由于艰苦的努力而精疲力尽,我竟然那么无所谓的看着他们,就好像我是他们进行第一次接吻时两张脸靠拢而穿过的空气。

我拍拍身上的尘土,然后就像那些无忧无虑的光屁股小孩一样,转过身去,灿烂地笑了

很冒昧,这几天看你的博客,心里堵得慌,不吐不快,希望没有给你带来不便。

男人还是必须能力强,这样才能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如果暂时在感情上失去方向,不妨把重心放在工作上,毕竟也是为了另一半的幸福在努力。

李征,加油!

2008-02-14
jamjar

jamjar,谢谢你,在我最需要鼓励的时候给了我鼓励!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