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世书(Enrich)

Someone:

还记得吗?那日的天气,那日的云彩,你我相逢在山中碧林里。在你出现在我面前的一瞬,我的心中微微一颤。我知道,你依旧是我的全部。对坐在巨大的青石上,无语。你默默地看着我,我不知所措,只是悄悄地低下了头。你发觉了,没说什么,同样也是地下了头,我不会忘记,那一刻的你,好美。

谁让是我这么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无能的人,丑恶的人。我总是不能让人放心,也总是会惹一些别人的反感。我是一个异类,我随时受到的尽是排斥的目光。粗暴的言语,不公平的对待。着一些,你都不会知道。谁让我们早已分别?对我而言,人生早已毫无希望,相信我的机会早已错过,我的守候天使也早已分别。而我竟还在苦苦支持。为什么?我想是因为你的存在。

是你使我感到希望,是你使我感到温暖。曾经的夜,我独自站在高高的楼台边,仰望苍天,模模糊糊的星,虚幻的月。100米的下方,依旧是社会的中心。那里的人都是满足的,他们都有自己的事业,都有自己的目标。他们知道此刻自己在什么地方,也清楚的明白,自己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现在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而唯一的目标,就是从这里跳下去,也许会痛,也许什么感觉也没有……

我看见,远处空阔处,放起的是一团团焰火。它们悄悄地爬上夜空,静静地开放,划出一道道美丽的曲线,闪着光。一瞬,我甚至可以嗅到火药燃烧产生的气味。天上的曲线不断,我的思绪不乱。就要作别这个世界,我留下了什么?留给了别人恨,留下了几篇臭臭的文章。除此,还有什么?

我就要像焰火一样转瞬即逝,却是一颗不曾发光的哑蛋。我不甘,但又没有什么办法。

天空中微微发出一声爆鸣声,极小,极低沉。那是一种火热的橙红色,缓缓划出另一条美丽的曲线,渐渐变慢,颜色也慢慢变深,橙,红,深红,棕……

我感到一种熟悉的震颤,那种颜色,多么的熟悉,其实,那就是你头发的颜色,我记得青石上的你,头发的颜色,形状,就是这个样子。你在轻轻地摇头,是吗?不愿意看到我的死吗?不愿默默地失去我吗?你还在挂念着我吗?

五分钟,又一个沉思的五分钟。我知道所有的依旧是些痴心妄想,可是却又不愿认识到这些,多么希望,你现在所想,是我现在所想!

不可能的。我知道,其实根本不必烦恼,这个世界,包括你,你不属于我,我只不过是一个匆匆过客,暂时来到,准时又要离开。你的心灵容不下我,你的世界也容不下我。

我是个很怀旧的人,也是个很不显示的。在我的记忆中,从来都不能忘记任何一个有恩于我,甚至只帮我一小点的人。也许是因为我早就清楚像我一样的人的下场的原因吧。我很珍惜这比例很大的恩赐,纵然有更大的利益摆在面前,也绝不愿伤及任何一个对我友好的人。你帮过我很多很多,除了父母,你做的事影响了我的大半生。我的前程,就是那时候被悄悄确定了的,我的生命,虽然不长,却充满的是机会。我得到了许多正常人所得不到的体验,这些都是你给予我的。

我不可以忘恩的。所以我确信,不管你是什么样的态度,我都会爱着你的。这又是一个承诺,很大,很重。它需要一生来检验,而我,也要走到了承诺的尽头。我现在依旧爱着你,而我下一个时刻就离开人世间,我的承诺,总是要兑现的。我在你那里得到的是理性,又一次地指引我走向那一条正确的道路。

没打算让你看到这封信的,也许你早已忘记像我这么一个人,也许你早就不屑在乎我这么一个古人,我不想怪罪什么人,最后的几年里,我突然想开了好多,曾经的我,年轻好胜。每逢战事必参加,好像不参与就不像个男生一样。现在的我,依旧年轻,却可以很正确地了解自己的状况。我是个俗人,我没有什么特长,也没有什么潜能,不是天才,也不是个聪明人,整日整日只是做些自己该做的事情,别人说什么,就权且听着,做着,别人做什么,就权且配合着,看着,我没有什么意见,没有什么见解,因为就算我提出很么“天才”建议出去,也总是别人早就考虑过的问题。没说出来只是因为太浅薄而已。现在只不过是一种弥留状态而已,我的物质一方依旧在浪费世界资源,而精神一方却早已走得无影无踪,跟着那个若干年前青石上的你逝去了……而物质的我日益困难,无精神因而无法交流,无精神因而无存活的意义。我现在就在高楼悬崖边,过一会儿,世界就会重新达成平衡的,我只不过是个可怜的化学键而已,无奈地勉强支撑,无助地无息逝去。
……
我的最后一个承诺,依旧兑现……

李征 2001年12月07日 与 济南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