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路400号(Groan 之 4/12)

场景的原型在舜耕路,每次经过的时候我都在想念我的树。熟悉舜耕路的朋友,经过的时候注意观察一下吧。

水流不大,却足以成流。水顺着路的坡度,排成一条晶莹的长队,缓缓地,坚决地流向更低的地方。很静,没有车,因此水流与路边的石头摩擦撞击产生的声音主导了一切。均匀,持久,如蜂鸣一般。夹杂着水花间或一翻的清脆高音,弥漫了整个夜空。

天上始终有云,但也有大半个月亮,雨后的天空格外明澈。月亮很亮,很白,看久了,发出一种近乎于深蓝色的光泽。云朵淡淡的,一小片一小片,轮流划过月亮所在的位置,速度突然间慢了许多,只是吃力地勉强滑过,配着地上流水的声音,正像是云朵与月亮摩擦的声音。一片薄云过后,月亮阴暗的边缘显得斑斑驳驳,不知是那是多少片云,用了多长时间磨出的。忽然还有一丝雨划过天空,经过月亮的时候,好像那些斑驳的伤口还在往下掉落它的碎片。快要落地的时候,发出呼呼的声音,很低沉,很持久,但始终也是被那些粒闪着深蓝色光的水珠溅落在水中的响声,和那并不曾断绝的水流声所掩盖了。

路边是块长长的草地,夹在路与路外的小河之间。顺着路的方向前行,随着河流的弯转而凹凸。草地旁很少见地没有护栏,所以显得相当平整。也许站在路边石上的那只老鼠,能够很清楚地看到对岸的一草一木。

不时从草中传出一些隐隐的,却明显带有生命气息的声响。那也许是甲虫的。因为在不下雨的日子里,这里会有许多。也许那不是甲虫的,一场不小的雨毕竟才过,草中还积有许多水珠,那些水珠或是附在较大的草叶上,或是储在较小的两片草叶之间。路灯毫无浪漫情调地直直穿过那草,那水,还有那气味,照在河堤最上边的岩石上。本来粗糙的表面,又遮上了或明或暗的条纹,显得又粗糙了许多。不过也更像自然物,纯美,在清纯的气息折射下,露出的确实石头般刚毅的另一面,似乎柔软了许多。

月亮慢慢在天上划过一道弧线,草地上也缓缓转过一道阴暗,顺着影子看去,远处还有一棵树,就像一根针一样扎在平整的草地上。四周全是平平整整的矮草,在这里,竟叛逆地突出了一条树。树没有树皮,全是光滑的表面,只是那些树杈还在向甲虫们展示,她是一棵树。树上只剩了两片叶子,一片在这头,一片在另一头。空气中有浓郁的泥土的气息,因此空气也在微微地流动。也正是因为微风,靠近河岸的一片叶子,带着一丝微颤离开了枝头,被风托着,和别的叶子一样,径直落向那看不到尽头的河堤下面。最后一片叶子,也在微微地晃动,一上一下,好像在竭力眺望一般,差一点也落下去。却最终还是剩在了光滑的枝头。

对岸应该也是有一棵树,叶子倒都还在,却是成了一团伏在地上,也许是已经倒了,最终还是没能顶住前夜的那阵风。远处几缕灯光射过来,隐约还能看见树根,根根直指天空,异常恐怖地做微微颤动。仔细分辨,那些都指向着同一个方向,天上的那个位置,只有一颗亮星,也许是土星。

月亮又转过了一些,被立着的树上最后一片叶子所遮住的一片阴影让了出来,分明是一块牌子,绿色的,被人钉在河堤突出地面的一块石头上,白色的字已有些模糊,但还可以看清,花园路400号。

不知哪里的钟敲了四下,震下了天上几滴雨,不偏不倚正好打中牌子,发出清脆的几声响。再看,那雨滴竟然会是红色的,这会儿,正混着先前下来的清雨,缓缓流向河堤深处。

2002年03月21日

[后记] 一篇没有情节的文章。我是故意的,因为相同的故事在不同阅历的人看来总是有所不同的,有时候还会大相径庭。我不想再有曲解含义的读者,这里只是想展现出我心中的清澈,别我他念。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